(作者:永逸)

新青協民意調查報告較為接近市民實際感受

繼兩位社會學者及政治學者在特首何厚鏵向立法會作「二零零四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當日傍晚即進行「澳門市民對二零零四年度施政報告意見調查」並予以公佈之後,澳門中華新青年協會亦就澳門市民對特區政府二零零三年施政的評價和二零零四年施政的期望,於翌日傍晚進行了一次社會調查活動,並經整理後於前日予以公佈。
本欄日前在議評社會政治學者所作的民意調查報告時,曾認為他們在並無其他團體競爭之下,不宜為了「搶第一」而忽略調查的科學性、準確性。現在看來是「情報失靈」,原來果然是有「其他團體」也在籌劃進行民意調查工作。不過,也不排除是兩組人員都不知悉對方的計劃,因而在實際上也並不存在著「競爭心態」。而本欄當時也有指出,即使是有競爭,也不能以「速度快」來犧牲「質量高」。筆者至今仍然堅持這個觀點。

實際上,按照「民意調查學」的理論,民意調查是收集、了解、掌握信息的過程。民意調查要通過各種渠道,採取各種方法收集、了解和掌握市民大眾各方面的意見和需求情況,以及與其相關的周圍環境的歷史和現狀,了解和掌握民意信息間的各種聯繫,系統的而不是零散的、全面的而不是殘缺的佔有民意研究的第一手材料。這個過程是整個民意研究的基礎和前提,也是民意研究同實際相結合,同市民大眾相結合的根本途徑。因此,民意調查所獲得的第一手材料是否全面,是否可靠,對整個民意研究來說也就是至關重要的。民意調查的質量和結果,直接決定和影響著民意研究的水平和價值。

因此,民意調查必須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尊重客觀事實。報喜的話要聽,報憂的話也要聽。正面的意見要收集,反面的意見也不要忽視。多數人的需求要了解,少數人的需求也要掌握。有名的「大人物」的建議要記取,無名的「小人物」的議論也要重視。只要是客觀存在的真實信息,都要加以收集,不要受來自主觀的或客觀的各種干擾。尤其是不能帶著「先入之見」所形成的框框進行民意調查,更不能憑主觀臆斷任意剪裁事實。那種「在辦公室定調子,到街頭找數據」的調查,是把個人意志強加於客觀,不可能全面地了解和掌握真實情況。在調查過程中,憑個人好惡對客觀事實進行取捨,也不可能獲得真實可靠的信息。至於在調查過程中,為了達到某種個人目的如趨奉、尋租或是譭傷、施壓,而有意弄虛作假、隱瞞真情或摻進個人偏見,則更是應該禁止的。

民意調查也應堅持認真負責的態度。民意調查是一項艱巨而又細致的工作,沒有認真負責的態度是很難收到好效果的。如果只是走馬觀花、蜻蜓點水地了解一些表面的、零散的情況,甚至為假象所迷惑,沒有獲得真實可靠的信息數據,這種形式主義的調查是不可信的。要保証調查的全面性、系統性和準確性、周密性,必須採取認真負責的態度。在調查過程中,既要有深入細致、紮紮實實的工作作風,又要有鍥而不捨、追根究底的負責態度。不能把一項本意是提供給當政者作施政參考的民意調查工作,隨意性地寄望於在匆忙的時間中完成。與此同時,必須向受訪講清調查的內容、方法、目的和意義,使他們打消思想顧慮,積極主動配合,談真情、講實話,成為調查過程的主動參與者,保証調查的順利進行並取得真實可靠的結果。

民意調查的方式,也是必須注意的問題。無論是採用哪一種調查方式,所須考慮的第一項因素,就是必須能夠創造一種使受訪者感到愉快、安心,並且願意合作的環境。這是因為,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個性,每天的心情也不一樣,每一個人愿意接受訪問的意愿,以及他們樂意配合的態度,會隨著一個人的性格、脾氣、年齡、性別、閱歷,甚至當天工作是否順利的情況,而有所不同。這與能夠在受訪者中得到全面、真實的答案,有直接的關係。因此,電話訪問與問卷訪問的效果,往往會並不一樣。

就以本澳近日的兩組民意調查比較,可以發現其差異是頗為顯著的。在「學者」部分,除了存在著本欄日前指出的受訪者「未卜先知」,亦即尚未詳盡了解「施政報告」內容就對之進行表態的盲區之外,問卷題目設計過於簡單,致使受訪者沒有其他答案可以表達,也可能是導致結果報告中某些數據值〔尤其是「滿意度」〕偏高的原因所在。這與坊間真實存在著的對特區政府某些范疇施政有不同看法的情況,可能會有距離。這就將會使部分官員自我感覺良好飄飄然,不利於他們改善工作。如果結合到只有百分之十六點四的受訪者得悉「施政報告」的內容,卻有八成五的受訪者表示「滿意」的調查結果,就更可能會使人加深對這個調查報告的準確性的懷疑程度。何況,由於過早進行調查,也可能會使到百分之十六點四的「知悉率」讓人產生「市民不關心施政報告」的錯覺。
比較之下,「新青協」所公佈的並不偏高也不偏低的各項數據,「強特首、弱官員」及「整體滿意,個別領域滿意度不高甚至有不滿情緒」的結論,則是相對地較為符合市民的普遍認受及觀感。這可能是「新青協」所進行的調查工作的時機比較適當,及調查是以問卷及網路方式進行,以至問卷題目設計也較為合理,有密切關係。當然,問卷方式如不注意地域性,只是集中在中區進行而忽略了不同意見較多的北區,其結果也會存在一定程度的「失真」情況。實際上,該調查的受訪者職業狀況就有少許「失衡」,對特區政府進一步改善施政頗為重要的工人以至失業工人,所佔比例較小,而在受訪者接受教育程度方面,中、小學程度者所佔比例也較低,也使這個報告的全面性有所欠缺。但相較起來,還是「新青協」的報告,比「學者」的較為接近實際情況,更為有利於特區政府找出差距,從而發奮改進提高,以進一步宏揚「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優越性。事實証明,青年是整個社會力量中的一部分最積極最有生氣的力量,最肯學習,最少保守思想,因而他們的作為往往也是最少摻有私心雜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