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黃鎮東訪問港澳可能會遭遇港珠澳大橋話題

中共重慶市委書記黃鎮東,將於本月二十九日開始訪問香港和澳門〔據澳門特首何厚鏵昨日透露,黃鎮東訪澳的時間,將會是十二月上旬〕。黃鎮東在行前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表示,這次出訪將本著低調和務實的作風,謀求重慶與香港、澳門的合作和雙贏。他還透露,這次訪問團的規模較小,人數控制在七十人左右,不追求轟動效應,主要目的是進行實實在在的交流,坦誠的交換意見和合作意向,讓香港和澳門的企業家了解重慶,為他們今後來重慶考察和投資牽線搭橋。而這次訪問則將在「WTO」框架之下,本著「CEPA」原則,努力做到互惠互利、優勢互補和合作共贏。他還透露,重慶市市長王鴻舉也有計劃在明年適當時候訪問香港和澳門。

黃鎮東率領重慶市代表團訪問港澳,尋求在「CEPA」機制下的兩地合作,這是繼上海市長韓正之後,又一位省級地方行政單位的高層負責人,衝著「CEPA」機制給內地經濟發展帶來的機遇,率團來港〔澳〕尋求合作機會。只不過是,韓正只是到了香港,並刮起了一陣「韓正旋風」,但對澳門卻是「過門不入」。而黃鎮東則在訪問香港的同時,也訪問澳門。這有可能是與澳門特首何厚鏵曾率團訪問過重慶市有一定關係,黃鎮東是順道「回訪」澳門特區,當然,由於澳門官商在重慶有一些大型項目投資,如重慶大橋興建工程等,使到渝澳之間的經貿關係也可算是較為密切,黃鎮東也不可能象韓正那樣「過門不入」。

與韓正在香港刮起「韓正旋風」的熱鬧場面相比,黃鎮東表態這次訪問港澳,「將本著低調和務實的作風」,「不追求轟動效應」。這既有可能是黃鎮東出自於本身的低調務實作風,也有可能是重慶市有自知之明,深知以自己的條件,不可能像上海市那樣,在香港獲得那麼多的成果。這些,均符合中共歷來提倡的「實事求是」及「兩個務必」的傳統作風。

不過,如從另一個角度看,黃鎮東的低調,也有可能與他曾在「港珠澳大橋」方案問題上「衰(口左)」,有某些關係。實際上,今年二月中旬,當香港社會各界發出要求中央批准興建「港珠澳大橋」的強烈呼聲時,黃鎮東在重慶會見香港新聞界訪渝團,曾以「前交通部權威」的身分表示,從發展的角度看,連接香港和珠江三角洲西部的跨境通道遲早要建,但他不同意目前連接香港大嶼山至珠海、澳門的「港珠澳大橋」方案。他並提出「伶仃洋大橋」改進方案,即大橋由珠海跨海接駁香港屯門和深圳蛇口,並預留兩條陸上「通道」給澳門與香港「直通」的方案。實際上這也是當年「伶仃洋大橋」計劃遭到澳門居民強烈反對後,珠海市方面提出的「補救方案」。但這方案仍然受到澳門居民非議,因其仍未能改變「伶仃洋大橋」將會「截流」香港「來水」的不利局面。

然而,也正是同一位黃鎮東,當年在交通部長任上時,一九九七年二月底擔任接待葡國總統沈拜奧〔內地譯作「桑帕約」〕訪華的中國政府陪同團團長期間,在接受記者訪問時鄭重指出,「伶仃洋大橋」計劃應考慮到澳門方面的意見。同是一個黃鎮東,在中國政府主管交通行政事務的交通部長任上,對珠江口跨境大型交通基建問題具有發言權時,尚能從「一國兩制」的角度尊重澳門方面的意見;但在改任內地省級地方政府的負責人,已在珠江口跨境大型交通基建項目再也不擁有發言權之時,卻又毫不理會澳門特區的高度自治權及廣大澳門居民的感受,「點指兵兵」一番了。當時,本欄就對其前後立場不一致的表現,提出了疑問。而且,黃鎮東當時的這次表態,也引起了香港媒體和「建橋派」財團的反感,對其提出的幾個「理論依據」進行了反駁。

僅僅在半個多月之後,北京舉行「兩會」。新任交通部長張春賢在接受港澳記者訪問時,都表態力挺「港珠澳大橋」方案。他指出,「港珠澳大橋」標誌著中央對沿海包括港澳將來的關注程度和支持。他還強調,沿海的一些重要橋樑標誌著一個國家的綜合實力,是「盛世造橋」。完全否定了他的前任黃鎮東的言論,從而形成前後任交通部長「否定之否定」的情景。

就在這次「兩會」上,十一名澳區全國人大代表聯署向全國人大提交建議,衷心期望中央政府直接關心、推動興建「港珠澳大橋」工程。為此,在「兩會」新聞中心專為重慶市安排的「集體採訪會」上,筆者就澳區人大代表連署書一事詢問黃鎮東的反應。可能是他也已在北京了解到中央對「港珠澳大橋」方案的態度,因而有所轉口,但仍力挺「伶仃洋大橋」計劃。他表示,他並非不贊同「港珠澳大橋」方案,但由於這條大橋牽涉到香港和澳門兩個特區以及珠江三角洲的交通聯繫,故他對這個方案有不同看法。他的主張是,大橋是經過珠海之後到澳門,亦即「伶仃洋大橋」,或是還有一個方案是經過萬山群島。

此後事態的發展,當然是與黃鎮東的表態正好相反──中央拍板支持「港珠澳大橋」,而且目前已進入粵港澳三地實質協商階段。在此背景之下,今年初曾「高調表錯態」的黃鎮東現在到香港、澳門訪問,面對心中已興起「港珠澳大橋熱」的當地官民,也就有必要低調以對了。

鑑此,黃鎮東在訪港時,有可能將會被曾親耳聆聽過他高調發表反對「港珠澳大橋」方案言論的香港記者「重提舊事」。為了避免尷尬,黃鎮東最好是爭取主動,先行就「港珠澳大橋」方案問題,對自己進行「否定之否定」的表態。這樣,反而表現出中共幹部謙虛謹慎,不驕不燥,實事求是,勇於承認及改正欠妥觀點的優良作風,這就更能受到港澳居民的贊賞和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