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各政務範疇工作績效評估受指標軟硬影響

澳門特區立法會審議澳門特區政府二零零四年「施政報告」及「預算案」的工作,昨日開始進入審議政府各政務範疇施政方針的階段。依法定的各司級機構的排列次序,首先上場的是行政法務司司長陳麗敏。昨日,她按法定程序及慣例,向立法會報告了行政法務範疇在二零零三年度的施政方針的執行情況,及二零零四年度的施政方針,並回答了議員們的提問。

在特區政府的五個司級機構中,行政法務司的工作應是最複雜、最繁重的。實際上,由於評估行政法務範疇的工作績效屬於「軟指標」,故對其工作績效要作出一個客觀的評估,並不容易。而且,它的施政內容頗為複雜,所牽涉到的盡是屬於上層建筑中的最高層,運作起來將會是事倍功半。再加上受回歸前殖民統治及澳門過渡期內公務員本地化、司法本地化及中文官語化進度欠佳的影響,這就注定了行政法務範疇的工作是「吃力不討好」,花了吃奶的力量只能收到小小的成效。如果其主事者是專家型及具有政治智慧的人才,情況或許會較為好些。但如果是「以其昏昏」來「使人昭昭」,則必定會是導致動機與效果不統一。或許,這亦正是澳門特區政府行政法務範疇的工作成效,是「阿駝行路──中中下」,甚至是在行政改革及司法改革方面,居民較多意見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其他四個司級機構中,經濟財政司的工作盡管牽涉到澳門特區的「區計民生」尤其是全體「澳人」的「吃飯」問題,但畢竟經濟事務受到外部環境因素的影響較大,並非完全可由特區政府「操之於我」,故其效績如何,人們尚可予以理解。尤其是在澳門回歸前,澳門經濟已經低沉了多年,特區政府成立時在經濟領域所接收的是一個已經爛到不能再爛的「爛攤子」,故經濟領域方面只要有一點起色,就已是「效果顯著」。尤為值得慶幸的是,由於特首何厚鏵與經濟財政司司長譚伯源以及經濟範疇內相關公務員有魄力的工作,使到賭牌開放工作發揮了極為正面的效應,博彩旅遊業發展勢頭良好;也由於中央政府強力支持,陸續送來了內地居民「個人遊」、「CEPA」、「澳珠跨境工業區」、「港珠澳大橋」等「大禮」,給澳門經濟的復元、振興、發展注下了一支又一支的「強心劑」,也有力地推動了澳門經濟加快復甦。因此,這一範疇的工作,已是迅速佔領了該範疇內的戰略制高點,往下就是「擴大戰果」,延伸到各具體領域尤其是降低失業率、扶助中小企業等方面,操作起來盡管仍會遇到不少棘手問題,但與其他政務範疇相比,今後就將會是「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雲」。

至於保安範疇的工作,其本身也與經濟範疇一樣,是屬於「硬指標」,亦即其成效是可以「看得到,摸得著」的,因而操作過程不會特別困難,只須按照設計好了的軌道如常運行即可。值得慶幸的是,憑著「一國兩制」和「澳人治澳」的優勢,回歸後澳門的治安工作,極大地受助於粵澳治安聯絡合作機制及解放軍駐澳部隊的威懾力,而當家作主了的澳門警務人員也感受到自己的責任所在,在兩種主客觀因素的匯合之下,使到二、三流素質的警務機構及人員,發揮了一流的戰力及取得了一流的戰果,使保安範疇也像經濟範疇那樣,從回歸前的「谷底」一下子急速攀升,而獲得「治安最好地方之一」的佳譽。當然,正因為現時澳門社會安全較為安定的成績,並不完全是由澳門警務機構本身所創造出來的,也由於澳門警務隊伍仍然存在著「素質二、三流」的問題,今後保安範疇的工作,還應著重在提升警務隊伍的素質之上,尤其是警務人員的紀律、職業道德及專業水平等方面。

衡量社會文化範疇的工作績效,由於該範疇的工作大多是屬於「軟指標」的內容,故不能與經濟財政範疇和保安範疇來「橫比」,只能是直接與回歸前同一範疇「直比」。很奇怪的是,在特首何厚鏵發表「施政報告」之後,有兩個組合/團體對特區政府的工作表現及明年度施政期望進行了民意調查,其結果是對社會文化範疇的評價,竟然有頗大的反差。由此可見,「轉指標」確實是不容易量度,只憑受訪者的個人喜惡價值觀甚至是對該範疇主事人員的親疏態度「打分」。但不容否認,社會文化範疇去年打贏了抗禦「SARS」疫情的一仗,使其大為「得分」,足可彌補往年在醫療制度改革諮詢工作中的缺失,及文化工作未能很好回應市民期望的不足。至於有受訪者對該範疇「打分」較低,可能就正是□著這些不足而來。

運輸工務範疇的工作,由於是屬於「硬指標」,只要有一點讓市民能夠直接感受得到的「亮麗表現」,就可熠熠生光。但似乎是該範疇並未能受益於「硬指標」的便利,亦即市民的觀感與該範疇曾作出的努力存在著一定的距離,並不盡公平。這有可能是該範疇的工作成果,仍未能即時顯現〔多項大型工程仍在施工之中,而一些人們急切希望改善城市環境的系統工程,又遲遲未見被考慮或立案〕,也有可能是受累於青洲大火所暴露出來的管理不善及其善後處理的失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