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貼近民眾體察民情與努力解決深層次問題

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昨日分別會見分別赴京述職的香港特首董建華和澳門特首何厚鏵。董建華和何厚鏵兩人此次赴京,都可說是「赴京赴考」、「殿前面試」。不過,由於恰逢澳門回歸周年前夕,而且何厚鏵也剛向澳門立法會作了「施政報告」,似乎何厚鏵的赴京是正常的例行公事。相比之下,董建華的赴京則是有點「加開一場」的意味,尤其是在香港區議會選舉受「七.一遊行」影響,一向為香港特區政府施政「保駕護航」的民建聯選績不盡如人意之際。如果不盡快設法扭轉這種不利局面,到明年的香港立法會選舉,讓反對特區政府的政黨或政治勢力的候選人佔有過半議席的話,就將會出現「朝小野大」的狀況。政府的法案送到立法會,不是遭到阻攔通不過,就是被修改得七零八落,使政府施政受到嚴重掣肘,也將使香港特區的政制,從「香港基本法」所設計的「行政主導」淪為變相的「立法主導」。因此,香港特區的政治局勢是相當嚴峻的,而董建華的「加場趕考」,看來比何厚鏵的「年度例考」,更蘊含著較多的特殊意義。

實際上,昨日胡主席和溫總理分別會見董建華、何厚鏵時的「開場白」,內容就有很大差異:在會見何厚鏵之前,兩位中央領導人都對何厚鏵一年來的工作成績,給予了高度的肯定和贊賞;但胡錦濤則並未向前往採訪的香港記者提及任何一句對董建華工作評價的話。為此,有香港的學者指出,這可能是為了避免刺激香港市民的情緒以致引發反效果。由此可見,中央對香港特區的實際民情,有較深入的了解。而新一任中央領導人的對港澳工作風格,也更趨務實、細致,擺脫了「八股」舊風。

因此,胡錦濤在會見董建華並聽取其對香港社會近期政制檢討問題的報告時,就除了是重申香港特區的政治體制必須按照「香港基本法」的規定,從香港的實際情況出發,循序漸進之外,還特別強調,希望香港特區政府繼續加強與社會各界的溝通,貼近民眾,體察民情,集思廣益,提高為市民服務的水平。而胡錦濤在會見何厚鏵時,則沒有提出類似的要求。

這就顯示,中央已經覺察到,導致香港特區政府施政失誤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未能做好與社會各界的溝通,也未能很好地體察民情。這正是香港特區政府施政的一個重大「盲點」。自「七.一大遊行」及區議會選舉後,香港就有不少學者及報刊的評論指出,香港特區政府的依靠面過窄,未能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政治力量,使其執政群眾基礎相對薄弱。一遇政治風浪,就失去重心,東搖西幌。另外,也輕忽了「貼近民眾,體察民情」的工作,對普羅大眾的生活狀況和需求未有全面、深入的了解,也就導致對政情的掌握有欠准確。所作出的一些決策,盡管其動機是想「香港好」,但其實際效果卻是與其原意背道而馳。

香港的教訓,應該引為澳門作鑑戒。澳門特區政府在「貼近民眾,體察民情」方面,有過從疏隔到密切的過程。尤其是經過失業工人遊行並與警方發生衝突的教訓之後,從特首何厚鏵到政府相關部門官員,都能加強與社會各界的溝通,也肯深入社會各階層了解政情,並根據民間的合理要求,制訂積極的施政方針,這也是澳門特區的形勢相對較好的一個重要原因。

但是,如果以嚴格的標准要求來衡量,還存在著許多可以進一步改善的空間。不斷把全體「澳人」的利益維護好、實現好、發展好,這是特區政府的歷史責任。特區政府因是受全體「澳人」的委托而承擔「治澳」的職權,這就要求特區政府必須忠實地代表全體「澳人」的利益,提高為「澳人」服務的水平,保持與全體「澳人」的密切聯繫。因此,特區政府的各級官員們,必須傾聽「澳人」的呼聲,關心「澳人」的疾苦,時刻把「澳人」的安危冷暖掛在心上。尤其是要關心那些弱勢群眾,如失業人士、在台工作澳門居民等群體的生活,千方百計地幫助他們解決實際困難。另外,應當進一步加強與社會各界的溝通,除了是繼續與指定的專家學者及各類諮詢機構的成員開會座談,諮詢他們對政府施政的意見及建議之外,也宜進一步擴大諮詢面,傾聽更多的各方面了解社會實況、有見地的人士的意見,避免社會資情來源「單管道化」。而且,讚揚的話要聽,批評的意見更要虛心認真地聽取。只有這樣,才能建構起牢固的執政群眾基礎,在遇到風浪時,也能「我自巋然不動」。

溫總理在會見何厚鏵時,除了肯定澳門特區政府確定的經濟發展思路和政策措施是正確的之外,也勉勵他「著力解決制約澳門持續發展的深層次問題」。這一要求,與日前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的「形勢越好,越要保持清醒頭腦」,是一致的。既然溫總理談及到「制約澳門持續發展的深層次問題」,就顯示中央也看到澳門特區在「形勢大好」中,仍然存在一些差距。而且,目前的好形勢,只不過是解決了一些較易處理的表層問題而取得。要繼續發揮這個好勢頭,還有一些可能將會甚至是已經正在制約澳門持續發展的「深層次問題」待解決。而要解決「深層次問題」,可能任務將會更為艱巨、複雜。前一段「澳人」呼聲甚高的公共行政改革及司法領域改革,就是「澳人」對「解決深層次問題」的強烈愿望。鑑此,特首何厚鏵和澳門特區政府各級官員,還須牢記,目前只是萬里長征剛走完第一步,更光榮、更艱巨的奮鬥,還在前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