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衛生教育固然重要社旅文體卻不應當佢冇到

澳門立法會前日對特區政府社會文化範疇的「施政方針」進行辯論。本來,按照字面上理解,「社會文化範疇」應當包括社會工作及文化事務等領域。實際上,按照第六/一九九九號法政法規《政府部門及實體的組織、職權與運作》規定,社會文化司司長在教育、衛生、社會工作、文化、旅遊、體育、青年等行政領域行使職權。而特區政府提交給立法會的《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二零零四年財政年度施政方針》的社會文化範疇中,也是就衛生、教育、社會工作、旅遊、文化、體育等六大領域,匯報其「本年度施政方針」的執行情況及報告明年度的「施政方針」。但是,從前日的議場電視轉播及昨日各印刷媒體的報導來看,這場「施政方針」辯論,不但是議員們將關注的重點都放在衛生醫療政策及教育政策方面,而且連答詢的社會文化司司長崔世安也是圍繞著「衛生醫療」、「教育」的話題轉圈子,而其他各個領域,則是顯得「聊備一格」,好像是「並不重要」。這也就難怪,從電視畫面和報章所刊圖片所見,除了是崔司長和衛生局、教育暨青年局的負責人之外,列席會議的其他各領域負 責人,有人顯得「悶到抽筋」,在大打瞌睡!

立法會議員關注衛生領域的問題,這就顯示,衛生領域的工作在社會文化範疇今年各領域的工作中,既是「一枝獨秀」,也可說是「問題尚多」,才引來各位議員關愛的眼光。──從成績角度看,衛生領域在面臨「SARA」疫情威脅之時,確實經受了考驗。該領域的各級公務員,眾志成城,嚴陣以待,犧牲小我,為維大家。在全澳市民的配合和中央政府的支援之下,打了一場「本地零感染」、只有外來輸入一例的漂亮仗。對此,議員們也給予了極高的評價。至於存在問題方面,首當其衝的是醫療制度改革工作,似是有頭威、無尾勢,不但是未見在二零零三年度的「施政方針」執行匯報中見到有甚麼進展介紹,而且在二零零四年度的「施政方針」報告中,也未見有任何反映。難道是特區政府前年為草擬「醫療制度改革報告」而支出的那筆巨款,已經打了「水漂」乎?另外,山頂醫院發生的失嬰事件,也暴露出政府醫療衛生系統的管理制度存在著大漏洞,需要及時補救。否則,以這種欠缺責任心的態度來從事醫療衛生工作,也就難保將來不會發生「認錯嬰兒」等烏龍情事,更是難以杜防「斷錯症」、「打錯針」、「配錯藥」、「開錯刀」的醫療事故發生。

因此,議員們在辯論社會文化範疇時的「施政方針」時,把主要精力集中在衛生領域,並不足為奇。而議員們對此領域提出的質詢,也得到了崔世安司長及衛生局負責人很認真負責的答覆。並莊重地作出了幾項承諾,包括草擬《傳染病防治法》、《醫療事故法》等法律草案,加強申報「世界健康城市」的准備工作,加強公立醫院管理,提高醫療服務水平,開展全民健康教育,及幫助醫科畢業生到內地執業……等。相信,只要社會文化司暨衛生領域的各級公務員能以抗禦「SARS」疫情的精神及態度來執行上述承諾,相信是可以得到很好的落實的。算起來,這也應是立法會議員對他們所代表的「澳人」的一個貢獻,因為是經過他們對「施政方針」的辯論,才催促衛生行政主管部門重視及將會做好這些工作。

然而,不知是時間不足,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前日的社會文化範疇「施政方針」辯論,卻很少觸及社會工作、旅遊、文化、體育等領域。而這幾個領域,也應是特區政府整部「機器」中的重要「零部件」,對「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的貫徹落實,也將發揮重要的作用。尤其是社會工作領域的工作牽涉到社會穩定的問題,旅遊領域更是直接服務於作為本澳龍頭產業及四大經濟支柱之一的博彩旅遊業,而文化領域除了是負有豐富市民文化水平的重任外,還承擔著必須為「澳門歷史建築群」在二零零五年「申遺」加緊做好准備工作的特別任務,體育領域也同樣是面臨舉辦二零零五年東亞運動會的艱巨任務。但可惜,上述問題都未能在「施政辯論」中得到重視及回應。

還有一個「社會文化範疇」以外的話題,就是特區政府如何填補「施政報告」及「施政方針」辯論中出現的漏洞的問題。實際上,在特區政府與特區立法會所商定的議程中,特首何厚鏵本人,及特區政府各個施政範疇暨其旗下的各個局級部門,以至廉政公署、審計署,都有前赴立法會接受議員們的提詢並作答詢,唯有直屬於特首的新聞局、澳門基金會、駐歐盟經貿辦事處、駐葡國經貿代表處、駐京辦,及駐「WTO」經貿辦事處,都成了不用向立法會負責的「化外之地」、「漏網之魚」。這就形成了特區政府各部門中,有個別部門未有受到立法會監督的怪事。嚴格來說,這是不符合「澳門基本法」的相關規定的,也不利於充分發揮澳門特區的民主監督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