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為何珠海宣傳機器高調反擊迪廳強姦案?

可能是鑑於深受「日本人集體買春事件」所「害」的教訓,珠海市宣傳輿論機器前昨兩日對「八男當眾強姦一女」傳聞作出強勢反擊。繼《珠海特區報》和《珠江晚報》前日分別刊出同一篇報導,澄清「滾石的士高當眾強姦案」,並指責《南方都市報》報導炒作失實,及化名「陶先生」的曹××為賺取「報料費」而「報假料」之後,昨日《珠江晚報》又以兩個半版面的篇幅作後續反應報導,並打出了《不實報導嚴重傷害了珠海人民的感情,「南方都市報」應向珠海市民公開道歉──華佗真的無奈小虫何?!》的大標題。不過,事態是否會發展到年前深圳市當局因不滿《南方都市報》經常報導該市的「黑暗面」,而封殺該報在該市的零售市場的一步?則有待觀察。

所謂「滾石的士高強姦案」,發生在本月二十日凌晨。翌日的《南方都市報》及該報在北京的「合作報」《新京報》報導:據「報料人陶先生」報稱,在「滾石」的士高大廳,有八名男子將一女子按倒在大廳的沙發上實施強姦,當時有近二百人在場,但懾於歹徒的淫威,他們都不敢輕舉妄動,「整個過程持續了五、六分鐘」。

該「消息」見報後,即成了海內外許多網站的頭條新聞,而香港和台灣的一些印刷媒體也予以大篇幅轉載報導,本澳也有若干報章予以轉載,但亦指出此「案」有其蹺蹊之處。隨後,《南方都市報》和《新京報》繼續跟進,二十二日兩報報導,珠海市公安局香洲分局局長陳卓標指稱,到目前為止,仍然很難為該案件定性,但珠海警方已組成強大的專案組對此事展開調查。當珠海公安及宣傳部門開始透出風聲,指責《南方都市報》對該案的報導是「炒作失實」之後,《南方都市報》連忙進行補救,於二十五日刊出對受害女子吳小姐的專訪,讓她「哭訴被強暴經過」。據吳小姐哭訴稱,當日作案的是三人而不是八人,其中一人確是曾有對她實施強暴,但「當時我感覺該男子並未在我體內射精」。不過,《南方都市報》於同日又刊出對「滾石」及珠海市公安局有關負責人的訪問。「滾石」負責人表示對案件的真實性仍「保留懷疑」,而珠海市公安局負責人則明確表示「無可奉告」……云。

由於三個月前珠海市才剛發生過「九‧一八日本人集體嫖娼案」,使到珠海市的文明形象大受損害,也使珠海市的旅遊業大受影響,故珠海市公安、宣傳部門對此「強姦案」十分緊張。前日,《珠海特區報》和《珠江晚報》分別高調地刊出同一篇新聞稿,其標題為《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公安部門迅速偵破──滾石迪廳強姦案真相大白──「南方都市報」炒作性報導嚴重失實》。該篇報導直指案發時並未在現場的「報料人陶先生」為了領取「報料費」而肆意渲染,而《南方都市報》在未經實地調查証實的情況下就「加工炒作」。但卻又承認,確實是有三名男子作案,並有一名「吳姓歹徒伺機施暴,強姦案瞬間發生」的事實。只不過是,作案者並非「八人」之多,而受音響效果掩蓋,在迪廳內的二百多人也不知發生此案,故不存在「迪廳二百人成看客,保安護架」的情況。

可能是由於《南方都市報》只是「南方日報報業集團」之下的一份子報,並非是黨報,作為珠海市委黨報的《珠海特區報》,無謂以「上駟對下駟」的姿態與《南方都市報》繼續糾纏,故昨日的《珠海特區報》並未就該案作後續報導,而是由《珠海特區報》屬下「官味」較淡的《珠江晚報》,去承擔這一任務。──昨日出版的《珠江晚報》,高調地進行「反應報導」,採訪了多位人士對「南方都市報炒作性報導嚴重失實」的反應。除了是篇幅多之外,標題定性也提到「不實報導嚴重傷害了珠海人民的感情」、「不實報導影響政府聲譽」、「不實報導將有可能構成民事侵權責任」、「監督者也應接受監督」的高度,並配發了與本案無關、題為《惠愛醫院訴「南方都市報」侵犯名譽權──珠海香洲區人民法院已受理,原告要求被告賠償經濟損失》的報導。

珠海市為何對此宗確有發生、但卻被炒作大了案情的「強姦案」的報導,如此惱火?《珠江晚報》昨日配發「評論」中的導語,看來是道出了珠海市領導人的「心中之痛」:「近段時間以來,珠海市為全國目光聚焦的中心:吸毒、賣淫、強姦……,一時間,全國不少媒體和網站按照某些媒體的報導轉載關於珠海的負面悄息; 人們都在問:珠海怎麼了?珠海是否已成為犯罪分子的樂園?」──原來,是珠海有關人士對某些媒體炒作負面新聞而「抹黑」珠海的形象,「要將美麗的浪漫之城描繪成人間地獄」,強烈不滿。

珠海有關人士有此不滿情緒,可以理解,也有權捍衛自己的聲譽。然而,卻也不排除是要藉此發泄對「日本人買春案報導」對珠海市造成嚴重衝擊的懊惱情緒。實際上,據網上消息稱,珠海市委宣傳部長楊水生本月二十四日下午在「世界經濟發展宣言」宣傳工作表彰大會上作重要講話時的一段「脫稿講話」內容,就印証了這種情緒。他說,在珠海舉辦的「世界經濟發展宣言」,本來國務院新聞辦已通知珠海市,國家主席胡錦濤將會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組委會也初步落實了將有九個國家在位或退位元首到珠海參加。這是珠海「一個非常難得的機遇」。但由於發生了「日本人集體買春案」,不但是胡錦濤不來了,而且九個國家元首答應了但全部不來了,「還有一些著名的經濟學家也不願意到這塊土地上開展這個活動」。另外,三千多人的嘉賓變成了兩千人;三千人的豪華氣派的大會堂〔即因發生「日人買春案」而被查封的國際會議中心酒店〕,變成了只能裝一千人、非常擁擠的會場〔指易址舉行的珠海渡假村〕。為此,楊部長大發感慨:「我感覺得這不僅僅是珠海人的冤屈,而是廣東省的冤屈,是我們中國的冤屈。」「有了這種事件的發生,再冤屈我們也得吞下這顆苦果。盡管這個冤屈是來自我們不能容忍的,我們省內的、在我們心中非常神聖的一些黨的媒體,畢竟在我們歷史上是烙下一個非常沉痛的印,非常沉重的歷史。」於是,在翌日的《珠海特區報》和《珠江晚報》上,我們就看到了高調反擊「迪廳強姦案」的報導;而在同一日,《南方都市報》也發表了「補救」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