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葡文學校選址破壞媽閣廟景觀有違申遺精神

  在紀念「葡國日、賈梅士日暨葡國日」活動期間,葡國教育暨助理國務秘書柏爾雅代表葡國政府來澳門出席系列慶祝活動。由於柏爾雅一直參與及跟進有關葡文學校的搬遷及新校選址的問題,而現在又到了確定葡文學校新校選址的關鍵時刻,故人們都相信,此次他藉「葡國日」慶祝活動之機來澳,必定與葡文學校選址有關。

  --一方面,正如前述,由於正如火如荼興建的「新葡京」工程,急切等待與相鄰的葡文學校遷出後騰出的地皮相聯結,使到「澳博」在這一輪「鬥大鬥靚鬥服務好」的華洋博彩業設施競爭中,免致處於被動地位。如果再拖下去,錯過今次有葡國政要來澳參加「葡國日」紀念活動的時機,就將會再耽擱一年的時間。在「時間就是金錢」,尤其是「金沙」、「星際」即將開業,「威尼斯人」日夜趕工之際,一分一秒均顯寶貴,「執輸行頭,慘過敗家」。另一方面,「葡國日、賈梅土日暨葡國日」的主旨之一,是為了紀念文藝復興時期葡國的偉大詩人賈梅士,及由此而衍生的歌頌散居世界各地的葡僑保留葡國傳統文化習俗及宏揚愛國主義精神的內涵。因而保留葡文學校並趁遷建之機提升其軟、硬件設施水平,使之成為葡國在遠東地區的一個「文化精神堡壘」,及延續中葡文化聯繫的紐帶,也就成為紀念「葡國日」的一個即時訴求。

  而柏爾雅則是葡國政府教育行政主管部門的副部長級官員,並直接主管葡僑教育工作。在上述諸多因素的交叉互動之下,柏爾雅此次東來就葡文學校新校選址問題與澳門特區政府深入探討,並期望能有「拍板」結果,也就順理成章、理所當然。

  其實,站在澳門特區的角度,盡早為葡文學校新校覓選到一幅區位佳、環境好、面積足夠、交通方便的地皮,也是澳門特區政府義不容辭的責任。一方面,是履行「中葡聯合聲明」和中葡兩國相關外交協議的需要;另一方面,更是落實貫徹「澳門基本法」關於「還可使用葡文,葡文也是正式語文」、「在澳門的葡萄牙後裔居民的利益依法受澳門特別行政區的保護,他們的習俗和文化傳統應受尊重」等規定的要求。而且,面對澳門特區作為「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常設秘書處所在地的現實,葡文教育的重要性就更形凸顯。因此,從速從優處理葡文學校新校所需土地的問題,應是澳門特區政府的重要政務。

  據說,在幾經折騰之後,葡澳兩地有關方面已就葡文學校新校選址問題達成共識,將會在西灣湖景大馬路西南終端的航海學校至海事博物館之間的堤外向海填海造地興建。

  這個消息傳出後,引發不少相關人士的疑慮:一、眾所周知,該區域正好是位於媽閣廟對外海面,在此處填海興建標高線高於媽閣廟的建築物,將會遮擋媽閣廟的視線,將其與海面區隔開來。而眾所周知,媽閣廟及媽祖這兩個特定「圖騰」,是與大海分不開的。將其與大海隔離,等於是將活魚撈出水。--魚是當即生理死亡,媽祖則是面臨精神死亡。

  二、媽閣廟已被列入「澳門歷史城區」中的重點文物建築,特區文化局透過中國政府向聯合國世界遺產委員會遞交的「申遺」報告,及向本澳內外推廣「澳門歷史城區」的文宣品,都強調媽閣廟「守護內港的入口」。本來,西灣湖景大馬路的修築,已削低了這個「守護內港入口」的意義。現在要再在西灣湖景大馬路的外側填海興建葡文學校,等於是完全堵塞媽閣廟的入海口,還能起到什麼「守護內港入口」的作用?何況,在媽閣廟門前搞一座估計高度將會不低的建築物,也將會破壞媽閣廟周邊環境及景觀的協調,有悖「申遺」精神。

  三、媽閣廟作為本澳最著名的景點,每個遊人如鯽。現在就已面臨旅遊巴士停車位不足的窘境,卻還要讓葡文學校新校侵佔臨時停車場的土地,將給遊客帶來困擾。另外,葡文學校的學生逾千,當放學時學生一湧而出,也將會與摩肩擦踵的遊客混雜一起,兩皆不便。

  因此,媽閣廟對開海面並非是填海興建葡文學校新校的最佳地點,特區政府仍應另行覓地。倘沒有合適地皮,可以考慮與私人發展商換地方式。據說,在主教山等地,就有私人建築商擁有合於興建屬於葡式文化範疇的公益建築物,但又因地積利用問題不太適宜興建住舍單位的地皮。政府似是可循此方向思考,以與建築商換地的辦法,來為葡文學校新校提供最能反映葡國文化傳統特色,又便於教學、免受市民噪音侵擾的選址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