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以人為本,珍愛人的生命和安全


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指出,澳門是一個開放城市,加上本澳三個口岸新通關措施已經實施,且過關便捷,旺區新馬路一帶出現擠滿人潮這種情況十分正常。而有關部門的疏導人流工作也做得很好,因而呼籲大眾毋須擔心會發生類似上海外灘的意外。但他仍然表示,司長辦會聯同旅遊局,與相關部門做好溝通,定將對上海外灘事件引以為鑑。而橫琴將塑造港珠澳示範區,預料新通關安排能吸引部分內地旅客經橫琴口岸到橫琴主題公園旅遊,起疏導來澳人流作用。


這證明,新一屆特區政府果然是本著「以人為本」的精神,對疏導節日擁擠人群保持了高度的警覺性,及時採取疏導措施,並不理會旁人的說三道四,堅持正確的決定就繼續執行。


實際上,上海外灘意外的肇因,就是在擁擠的人群中,兩股相向的人群互相互不相讓,推撞相逼,有人跌倒後,緊緊跟在後面的人群就像骨牌般倒下,而後面的人群仍不知道,繼續往前擠,從而引發更大面積及更嚴重的跌倒及踩踏事故,釀成慘劇。


本澳新馬路的遊客擠迫情況,由於是在日間形成,可能並不存在上述後面的因素,但前面的因素仍然而且在過去也曾經是存在過的,即在狹窄的行人道上,當兩股相向的行人在相遇並要繼續前行,但互不相讓,就將擠成一團,變成進退均不得,難以疏導。而現在警方及各有關方面的處理辦法,是採取類似「單行道」的方式,因而也就避免了兩股相向的人群互相擠迫的問題,而是將人流一直引向前流。盡管表面上看,可能會形成「兜路」很麻煩,到對面行人道需要要走較遠的路途,但相比之下,由於人流前行舒暢,反而比人群糾結在一起不能動彈而縮短時間,以時間的節省來彌補空間的距離,「除笨有精」,否則就將是欲速不達。


當初警方採取這種疏導措施時,有「凡政府必反」人士曾對此持批評態度。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現在看看這種措施疏導人群的良好效果,就可知這種措施是正確的了。相信,就連當初的批評者,現在也會心服口服,尤其是在上海外灘發生惡性意外之後。


其實,許多事情都是如此。就在挨近新馬路的議事亭前地,原本兩旁是分別有一條車行馬路的。回歸前的某年,前澳葡政府有意將議事亭前地闢為行人專區,因而決定先行封閉其中一條馬路,在測試效果後再封閉另一條馬路。當該計劃實施時,議事亭前地附近的商家持激烈批評態度,並得到多數媒體的支持。但當局卻「一意孤行」,當這些批評意見「冇到」,甚至毫不理會媒體的「輿論壓力」,堅持施工下去。現在,附近商家不是都已習慣了,而且相反還感到有助與其生意促銷了嗎?更重要的是,還創造了一個遠景聞名的街景新區,成為澳門旅遊著名景點重要元素,更為「澳門歷史城區」被納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而「加分」。


同樣道理,新馬路行人道在重要節假日尤其是內地「旅遊黃金周」期間實施「單向」管制措施,也是在批評聲音中凸顯其正當性及優越性。


不過,有些「新鮮事物」,還是要慎重些好,而且也應進行反复論證。比如,在殷皇子馬路的行人道安裝自動行人運輸帶的設想,這在平時誠然是一個「與人為本」的好構思,可以向市民和遊客提供很大的方便,尤其是對那些行走不便的市民、遊客,或攜帶較重行李的遊客而言。實際上,這種設施也已經成為「國際潮流」,世界上不少城市的「核心旅遊區」都有此設施。


但在澳門,就不能生搬硬套。因為每逢內地「旅遊黃金周」,這條馬路與新馬路一樣,都擠滿了人群,甚至有時也得像新馬路那樣,實施「單向」管制措施。因此,倘在此安裝自動行人運輸帶,在節假日尤其是內地「旅遊黃金周」時,就可能會適得其反,有損「以人為本」的本意,而變成「擾民」。一方面,令到本來就不寬敞的行人道,驟然收窄,減損疏導能力;另一方面,該設施不負重荷,容易受損,將使行人道的客流量降低,行人走動不便,「機器」就變成了「激氣」。


因此,如果政府有關部門認為還是有必要在此區安裝自動行人運輸帶,就不如將之遷改到在蘇阿雷斯博士大馬路,那裡人流不那麼擠擁,但卻也是主要通道,反而能在最大程度上發揮「以人為本」的作用。


回頭說到如何吸取上海外灘慘劇教訓的問題。關於類似新年倒數的活動,上海外灘的參與者有兩個鮮有的特色,一是年輕人,這次慘劇的罹難者最小的才十三歲;二是外來者,包括旅客、外來工作者及就讀者。上海本地居民也有,但比例較小。實際上,據說本地居民因已對類似活動的新鮮感大幅降低,而不願去擠迫「攞苦來辛」,即使是有去外灘者,也大多是在附近的餐廳酒店消費。


小小澳門,已經住滿六十萬人口,成為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之一。還有大量遊客湧來澳門,就以今年元旦為例,平均每日入境的旅客超過三十萬人,佔本地人口的一半強。亦即是說,小小澳門,在這幾天已擠迫了上百萬人。


可能是刻意的苦心安排,也可能是無意自然形成,近年澳門的倒數活動,分在幾個區域舉行,既有以本地年輕人為主的旅遊塔,也有老居民參與的三盞燈,更有專門針對外來旅客的金光大道酒店區,這就將參與倒數活動的人流分散攤薄,而且也避免了不同背景人群因文化習俗不同而發生衝突。


這個模式,是成功的,今後還宜將之發揚光大,多增幾個「點」,如人口密度更高的北區等。另外,台北市一零一大樓元旦煙花有近百萬人觀賞,但秩序整然,沒有發生任何意外,其管理方式也值得學習。前日的《深圳特區報》就對此讚不絕口,其駐台記者發了專稿,將之與上海外灘予以對比。


另外,香港在二十二年前的除夕夜,中環蘭桂坊發生了造成二十一死的人踩人慘劇之後,港府更加重視人潮管制措施,包括警方在大型活動舉行前評估參與人數、實施人潮管制、採取單行路安排及改變場地入口,避免人群過度集中,並在活動期間安排醫療人員等,還要求港鐵每逢大節日均提供通宵行車服務等的經驗,也值得澳門特區參考借鑒。
「以人為本」,不但是為人服務,提高服務效率和品質,而且更是要珍愛人的生命和安全。只有在這方面也做得更好一些,才能真正體現「以人為本」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