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賭收進入深度調整階段的結論說起


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昨日在出席社會協調常設委員會全體大會會議後,接受傳媒訪問時指出,博彩業發展和博彩收入現正進入深度調整的階段,特區政府會密切關注和觀察有關調整對本澳整體經濟環境、中小企經營和就業市場的影響;同時,藉此持續推動和做好產業多元化的工作,以及支持和鼓勵本地就業人口透過在職培訓,增加向上或橫向流動的機會。


顯然,梁維特所說的「博彩業發展和博彩收入現正進入深度調整的階段」,與其前任譚伯源所說的,賭收增長率回落主要是受「世界盃」等因素的影響,因而對賭收發展前景仍然樂觀,明年新的賭場酒店等設施落成之後,就會恢復常態的結論,有著明顯的不同。


當然,譚伯源是在賭收增長率下降初期作出的觀察結論,在當時各種利空因素尚未清晰明確,因而或有脫離真實情況之虞,可以理解。實際上,當時許多人,包括經濟理論豐富的經濟學者,都認為賭收增長率的下跌,是受內地反貪禁奢,及經濟發展結束高速增長期的影響。到明年反貪禁奢告一段落,經濟恢復增長,澳門的賭收就可恢復前幾年的高速增長狀態。再加上路氹城一系列新賭場酒店設施落成,可以吸引更多的內地居民及海外遊客來澳門旅遊,而中央政府也將會進一步開放更多省份的居民前往港澳「自由行」,在「薄利多收」下,賭收增長率就可回到前幾年的盛況。


但現在看來,這個觀察點似乎難以全部成立。尤其是在涉及內地的部份,反貪禁奢鬥爭不可能虎頭蛇尾,到明年就告一段落,「收兵回朝」。實際上,習近平主席是新中國六十多年來,繼毛澤東、鄧小平後,又一位具有高度威權的領袖,下定決心去進行的工作,就一定會做到底,決不會淺嚐則止。何況,反貪禁奢已經被提到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捍衛紅色江山的高度,因而決不會有「階段性」的安排,而是長期進行下去,否則就會前功盡廢。因此,寄望明年澳門路氹城的大型賭場酒店落成時,內地又向澳門「大開水龍頭」,是不切實際的空想。


這可從習近平主席前來澳門訪問之前,沒有按照以往前任領導人來澳訪問前的「慣例」,向澳門「大開水龍頭」,讓澳門賭收增長率頗為「亮麗」,以營造喜慶氣氛,為訪問活動「沖喜」、「助慶」,反而是更為「收緊水龍頭」,就在十二月初,還增加實施嚴控「銀聯卡」的措施,從而形成賭收連續六連降,就可得知習近平主席在反貪禁奢方面的鐵腕手段及堅持精神,並更為加深對習近平主席堅持實事求是精神,及「不惟GDP論英雄」新思路的認知。


其實,從增加實施嚴控「銀聯卡」的措施,及珠海加大清查「地下錢莊」工作的力度,還有據「小道消息」說,中央派出多個「反洗錢」工作組進駐澳門,甚至還派駐各賭場的情況看,澳門賭收增長率連續下降的原因,並不單止是由於內地開展反貪禁奢的鬥爭,及經濟發展結束高速增長的狀態,實行「新常態」,還有著「反洗錢」這個過去未被提起的重大因素。


實際上,由於國家仍進行嚴格的外匯管理,海關對現金進出境仍有嚴格的限制,本來就對「地下錢莊」及利用「銀聯卡」逃匯手段,嚴打不貸。而在國際反恐鬥爭的大環境之下,美國緊緊盯住世界各地賭場這個「洗錢」重要渠道,號稱為「東方拉斯維加斯」的澳門更不例外。中國作為多個反洗錢國際公約的簽署國,有義務也有責任守好這條防線,以避免「授人以柄」,徒讓本來就對中國不安好心的外國人增多攻擊中國的籍口。這是中國在外交戰線上爭取主動地位的一個重要因素,因而也就決定了「反洗錢」是長期的措施,即使到明年澳門新賭場設施落成之後,也是如此。


其實,此前已有許多跡象,預兆著內地將會「收緊水龍頭」。實際上,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在澳門作《澳門基本法與特區發展》報告時,就已敲響了警鐘。他指出,這麼龐大而且高速發展的博彩經濟,給澳門帶來了多方面的隱憂,包括博彩業已經分別佔到澳門「GDP」和政府財政收入的六成和八成以上,控制著整個澳門經濟的命脈,肯定不利於澳門經濟社會以至政府運作的穩定;也包括博彩業一業獨大,使得澳門經濟對外依賴性更大,更容易受到外圍經濟波動影響,增加了澳門經濟發展的不確定性;更包括博彩業擠壓了其他產業的生存和發展空間,不利於澳門經濟社會多元發展。更嚴重的是,博彩經濟固有的負面因素,影響到澳門乃至內地的社會穩定和安全。


因此,「要居安思危」,這次並不是「狼來了」,而是「來真格」的了。既然如此,那些指望在明年路氹城新賭場酒店設施落成後,賭收又將會恢復前幾年盛況的想法,並不切合實際;而梁維特司長關於「博彩業發展和博彩收入現正進入深度調整的階段」的觀察結論,才是實事求是的思路。因此,必須要有此思想準備,更深入理解中央政府多次提出「澳門要居安思危」,要求澳門致力促進經濟和產業適度多元指示的政治戰略的意義,從而切實做好經濟轉型的工作,真正落實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促進「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和「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平臺」的建設,以盡量降低澳門經濟及政府財政收入對博彩業的依賴程度。


首先,不能寄望明年新的賭場酒店設施落成後,澳門賭收就會恢復「舊常態」,而必須有「進入深度調整階段」的心理準備,認知到內地繼續反貪禁奢及「反洗錢」鬥爭將會是長期的,而形成的「新常態」。


其二,還是老老實實地思考推動澳門經濟轉型,落實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問題,建設好「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和「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平臺」,挖掘潛力,以減輕對博彩業的依賴程度。


其三、注意觀察賭收增長率下降對整體經濟的影響,包括對中小企經營空間和就業市場帶來的影響和效果,並採取有力措施,鼓勵和支持相關企業向本地員工提供在職培訓,令員工增值和豐富職業技能,增加向上流動或轉型到非博彩工作的機會,最終有利提升員工職業生涯的安全性。


梁維特具有較好的條件,一是全國人大代表,熟悉內地環境尤其是反貪禁奢及「反洗錢」鬥爭的情況,有助於對澳門博彩業發展前景作出正確的結論;二是長期以「發策」為平臺進行研究,並與內地各種智庫有密切聯繫,相信可以尋覓到解決實際問題的適妥辦法。因此,相信是能夠帶領澳門走出發展「瓶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