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輕軌工程承建單位宜注重社會政治效益


氹仔社區發展促進會理事長、工程師梁鴻細指出,輕軌氹仔段興建進度不理想,尤其是車廠建設進度大幅落後,為此他憂慮輕軌氹仔段無法如期在明年落成;而且,由於輕軌工程持續影響氹仔交通,造成道路擠塞和路面破損,團體多次要求政府適時修補路面,但成效不彰。他又指出,輕軌澳門段走線仍未有明確方案,相信進度更為緩慢,因而即使氹仔段建設完成,也無法與澳門段接軌,效用將大為削弱。


輕軌規劃已經動工的氹仔及路氹城段工程,以及車廠工程,施工進度均是頗為緩慢,這已是澳門居民「有目共睹」的事實。實際上,不要說是建造那些柱墩,在直覺上已給人「進度緩慢」的感覺,直到現在還有許多柱墩未能「露出地面」,就說是曾經「敲鑼打鼓」地宣傳的架設主樑工程,開工已經一年,也沒有幾公里。這與內地的同類工程的進度相比,尤其是澳門居民「看得見,用得上」的廣珠城軌的進度相比,真是「文髀與牛髀」。倘繼續以這樣的進度施工,很有可能無法如期完成,使得本來已經「千瘡百孔」的澳門輕軌規劃及工程,更是「雪上加霜」。這就難怪,前任運輸工務司司長劉仕堯曾經「發飆」,聲稱不容許輕軌工程部分項目影響整體進度、無了期拖延,因延誤引致的列車存倉費等賠償亦會依約向對方追討,亦不排除循法律解決以至取消合同。


其實,已經開工的輕軌工程的某些項目的工程進度緩慢,其所引發的問題已經超出了上述的各種屬於經濟效益的範疇,而是上升到內地的國企在參與澳門特區的工程建設時,必須在注重經濟效益的基礎上,更應當注重社會效益和政治效益的高度。


比如,在新城填海區A區項目,由於填海工程曾一度拖延,進度緩慢,而不單拖累了澳門特區政府的行政效率,難以體現「澳人治澳」的優越性,而且還嚴重影響澳門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實際上,形成民怨頗重的一個因素,是在於樓價貴,居民上樓難;而特區政府雖然有心解決這個問題,卻遇到土地匱缺的制肘,正在千方百計地挖掘土地資源,以供興建公屋和市場樓宇,甚至不惜要向中央申請租賃橫琴的十平方公里土地。因此,在此情況下,倘若可容納十二萬人口的新城填海區能夠及早完成,就可在較大程度上,紓解居民對「上樓難」的怨懟情緒。但是,承建形成填海區A區工程的內地承建商,卻因為前期準備不足,包括機械配置、材料進口審批及管理體系設置等都不理想,再加上人民幣「對外升值,對內貶值」,導致工程成本急升,或將會利潤降低以至是「無利可圖」;可能還有相關部門對出境建築材料的檢查檢疫手續跟不上的因素,而導致工程進度緩慢。這就使得澳門特區政府舒緩居民因「上樓難」而積累的民怨的工作,也隨之而受阻,間接影響「一國兩制,澳人治澳」的形象,也不利於維護澳門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後來,此問題受到澳門中聯辦的重視,在其協調之下,承建商才客服了各種困難,加快了工程進度。


在過去的計劃經濟時代,內地(國內)國企在參與外援或外建工程時,是把政治效益置於經濟效益之上的。既算「經濟帳」,更算「政治帳」,都當作是優先工程,不能延誤,必會以「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的精神,為祖國爭光,也幹出中國工人階級的氣概。這也正是「我們的朋友遍天下」的主要構成因素。


即使是澳門,也曾發生過「要為祖國爭光」的事蹟。在興建澳門國際機場過程中,為了要與包攬混凝土樁柱橋面式跑道聯絡橋工程的葡國承建商「比高低」,承包跑道建造工程的內地國企,在受到噪音問題困擾而引帶海砂成本急升的難題面前,仍然不計成本,並搶時間,爭速度,及時完工。而在回歸前的另外幾項大型填海工程,包括北安、新口岸新填海區及黑沙灣馬場對開海面的三幅填海區的填海工程,其進度都相當快,並不像現在那樣拖泥帶水。同樣是填海工程,沒有理由在回歸後的進度,會慢於回歸前的,否則又如何能體現澳門回歸後,「澳人治澳」的優越性?當然,現在的國企都要講求經濟效益,這無可厚非;但在涉外工程上,卻不能顧此失彼,忽略政治效益。


而氹仔輕軌工程,其實比填海工程簡單得多,與內地的同類工程相比,只是「小菜一碟」。其氹仔路段的工程量,可能還不如一個廣珠城軌的珠海站,但人家都能克服各種可能,在短時間內就建成了。而參與澳門輕軌工程的大部分承建商,就是承建廣珠城軌的「兄弟單位」——同一家母公司,為何在施工條件相對不是那麼複雜的情況下,卻是「拖泥帶水」?


澳門的工程力量有限,大型工程尋求澳門以外的公司支援,這是實事求是之舉,即使是利益攸關的建築商會、工聯總會,以至「反對派」團體,也不會反對。而且,「肥水不流別人田」,既然是要向澳門以外的承建商求援,優先由內地的國企來做,也是合情合理。


但澳門輕軌工程的承建商,不但要追求經濟效益,更要講究社會效益和政治效益。而輕軌工程在澳門特區,有幾個社會效益和政治效益:其一、是作為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以人為本」的政績工程之一,應當按期按質完成。倘繼續拖延下去,就只能給「反對派」團體提供「相罵本」,損害特區政府的管治權威。


其二、澳門地區的「交通難」問題,已經與「上樓難」、「物價貴」等問題,成為滋生民怨的重要原因。而輕軌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決「交通難」問題。倘繼續拖延下去,無助於特區政府紓緩民怨,對維護澳門特區長期繁榮穩定利益不利。


其三、中央為了幫助澳門特區解決經濟結構的問題,提出「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指示。而輕軌工程也是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配套工程,尤其是其氹仔段,連接機場、北安碼頭、橫琴口岸等幾個對外口岸,並與路氹城所有的大型賭場酒店,及氹仔舊城區旅遊點相連接,因而是「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重要組成元素。倘拖延下去,不利於特區政府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


由此,希望澳門中聯辦能象協調新城填海區A區那樣,與氹仔輕軌的承建單位,及其上級單位協調,以中共「十八大」報告「發揮祖國內地堅強後盾作用和提高港澳自身競爭力有機結合起來」,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關於「支持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施政,保障內地與香港、澳門特區經貿發展和各領域交流合作,……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的精神,催促其加快工程進度,以實際行動支持澳門特區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