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檢討賭牌政策應不單止是非博彩元素


果然是「新人事新氣象」。新一屆特區政府的主要官員「各就各位」後,都立即紛紛深入與其主管政務領域相關的政府部門考察,與相關社團座談,或強化與傳媒的溝通聯繫,表現出「想做事,肯做事,能做事」的良好意願,展現出與以往不同的氣氛。不過,這些作為大多還是處於「舖墊」階段,為未來真正「動起來」打好基礎。但也有已經「動起來」的,就是保安領域。司法警察局前晚偵破回歸以來最大宗操縱賣淫集團案件,轟動了兩岸四地,無論是傳統媒體還是在互聯網世界,都是津津樂道的夯熱話題。


其中議論得最多的一個論點,就是該操縱賣淫集團的負責人何猷倫,不但是「賭王」何鴻燊的親侄子,而且還具有多項公職,還曾獲得頒授勳章;而該案件的發生場合,也是在澳門經濟、社會、政治領域中,都享有重要地位的葡京酒店,在賭牌開放前曾經主導澳門經濟、社會、政治事務四十年,即使是在賭牌已經開放十多年的今日,仍然享有重要的「江湖地位」。因此,不少人都在讚歎,新一屆澳門特區政府及其保安政務領域,「想做事,肯做事,能做事」是來真格的,因而毫不顧忌該操縱賣淫集團的「後台」,有惡必打,無須「俾面」,並希望能除惡務盡,繼續加油,將其他的各種違法行為,都清除乾淨,比如也對那些在街上派發「招嫖單張」的,或在私人住宅和低級旅店「跑單幫」賣淫的,都應加強掃蕩、檢控,以創造更佳的社安治安環境和良好的城市形象,為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而「加分」。


由此,也有人在思考,對各博企旗下的賭場酒店,是否也應將其能否清掃非法賣淫現象,以營造良好清新的酒店環境形象,也列入在檢討賭牌時所考慮的因素之一,以形塑「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良好形象?實際上,此前社會各界人士在討論今年檢討賭牌政策時,集中注視焦點是必須提供非博彩元素,尤其是有利於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元素。這當然是正確的。但在司法警察局偵破寄附於賭場酒店的操縱賣淫集團案件後,就使人更深入一層思考,就是還得加上維護「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形象的因素,亦即在賭場酒店內沒有非法賣淫現象。也就是說,「黃賭毒」是孳生兄弟,除了「毒」是完全沒有合法地位,必須露頭就打之外,在持牌賭場內開賭是合法經營,而持有牌照的「舞照跳」行業也是合法經營,因而凡是沒有合法證照的涉「黃」經營活動,無論是集團還是「跑單幫」,都應像對付「地下賭檔」那樣,予以取締,並對合法經營者進行規範化管理。 


倘司法警察局前晚的行動在客觀上是有此功能的話,就是「一脈相承」。黃少澤在出任司法警察局局長後,一直勇於任事,就曾在威尼斯人度假村掃蕩過賣淫活動。表面上,這是一次高調的清掃「沙圈」的行為,但由於當時恰巧剛發生威尼斯人度假村的老闆向特區政府「嗆聲」,要求特區政府批準其第七、第八地段用地,及分拆出售四季酒店的房間,以及外僱配額;而與此同時,其某前高級職員在美國的官司中,又大爆金沙集團總裁曾多次指令他對多名澳門政府高級官員展開秘密調查,蒐集他們的負面資料,以便當澳門政府的政策對該集團的發展不利時,作為討價還價的籌碼。也正在此時,還有一宗官司,指稱中國某前領導人收受了該集團的巨額獻金。因此,當時司法警察局在威尼斯人度假村的「掃黃」行動,就很容易就讓人們將此上述事情聯想在一起,即是對威尼斯人度假村老闆這種政治流氓手段進行反擊。


由此,我們又深入一層思考,在檢討賭牌政策的時候,還得審核現在持有賭牌的美資博企,是否與外部勢力有關係?實際上,中共「十八大」報告和十八屆四中全會的決定,及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澳門回歸十五週年慶祝活動的重要講話都指出,必須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維護澳門長期穩定繁榮利益,防範和遏制外部勢力幹預港澳事務。而在澳門經營的三家美資賭博企中,有兩家與外國政治活動密切相關,都曾分別介入了美國總統選舉,捐贈政治獻金,進行政治投資。這已是公開報導的新聞,不是什麼秘密。


更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家美資博企的老闆,還曾與美國中央情報局有密切聯繫,當年老布殊出任中央情報局局長時,就利用其位於拉斯維加斯的賭場設立秘密聯絡據點。而老布殊在競選總統時,也出任他的競選委員會委員,為他籌募競選經費。


另一家美資博企,竟然聘請美國聯邦調查局的退休探員任其保安主管。而按美國法例,情治工作人員是終身職員,即使退休仍然是其探員。


這就對中國的國家安全構成極大威脅。以美國中央情報局利用各種關係在全世界各地到處佈建設點的特性,不可能會輕易放棄這兩位美國賭商與美國情報機構的親密關係。而在中情局在中國大陸的活動受到國家安全機關嚴密監控、屢屢受挫之下,實行「一國兩制」、內地政府不能幹預其高度自治事務的澳門特區,尤其是本地從政府到居民都缺乏應有的政治警覺的澳門特區,就成了美國中情局利用其與其美國賭商「傳統關係」之便,進行佈建設點開展活動,馳騁自如的「好戰場」。


對美國中情局來說,內地對港澳實施的「個人遊」政策,更是他們可以拓展績效的好機會:因為必定會有一些知密持密的內地高官或高幹子弟,以「個人遊」形式到澳門參賭。而按「逢賭無必勝」法則,這些參賭人士輸的機率甚高。如若仍不幡然回頭,以循「賭場借貸」方式繼續沉迷下去,就正好跌落由中情局控制的「大耳窿」的手中。或是以「金絲貓」來進行色誘,而某些貪官在內地擁有多位「二奶」,但尚未「享受」過「金絲貓」,因而容易「上鉤」而遭秘密拍照。在遭威迫利誘之下,難保不會以國家機密及「紅頭文件」來交換「贖身」條件,甚至會墮落成為這些中情局代理機構的「線人」。


實際上,某香港政治雜誌的今年一月號就報導稱,有二百三十多名內地公職人員在澳門或國外因賭博而淪為外國間諜,並遭到逮捕法辦。


因此,在檢討賭牌政策時,也應將此因素考慮進去。亦即要這兩家美國博企作出保證,不得參加美國的政治活動,也不得聘請具有外國情治機構背景的人員在澳門工作,更不得容納外國情報機構人員在其賭場酒店從事情報活動。這是澳門特區政府準確處理「一國」與「兩制」的關係、中央與特區的關係,及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維護澳門特區長期繁榮穩定利益,及防範和遏制外部勢力幹預澳門特區事務,所必須履行的義務和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