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飲水思源感黔恩中醫藥園宜與貴州合作


   特首崔世安昨日在北京與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局長王國強等晤談,雙方均表示將會齊心協力,共同推進中醫藥事業的發展。崔世安表示,根據國家明確指示,澳門要實施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從區域經濟發展中進一步培養人才,令澳門能長期繁榮穩定及可持續發展。為此,廣東省政府與澳門特區政府簽署了《粵澳合作框架協議》,並在橫琴聯合設有五平方公里的粵澳合作產業園區,當中首項就是發展中醫藥科技產業園區,現時該園區有十個項目已簽訂相關協議。下一步希望能得到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更大的支持,使不論在研究、發展,特別是訂定國際標準等方面都有進一步的拓展。而王國強則指出,從國家主席習近平,到張德江委員長、劉延東副總理,都對澳門特區推進中醫藥現代化發展給予充分肯定,或是親臨澳門大學中藥質量研究國家重點實驗室視察,或是分別專門作出批示和指示,要求該局對粵澳中醫藥科技產業園的建設給予支持。因而該局定必積極配合澳門特區的發展需求,不遺餘力推動兩地中醫藥的合作。


   發展中醫藥產業,這是澳門特區貫徹執行中央對澳門提出的「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一個重點項目。習近平主席去年 十二月二十日 在親臨澳門主持慶祝澳門回歸十五周年大會暨第四屆特區政府就職儀式等活動中的系列重要講話,就指示澳門特區必須繼續把「經濟穩定發展、結構有序調整」作為施政的要務,調控博彩業規模,促進綜合旅遊增長,培育新興行業,重點支持會展、中醫藥、文化創意等產業的成長。而在時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見證下簽署的《粵澳合作框架協議》,也是將中醫藥產業列為粵澳區域合作的重點項目。因此,獲得中央政府及內地各地地方政府全力支持的澳門特區,應當積極響應習近平主席和中央政府的指示,全力發展中醫藥產業。當然,這也是澳門特區「居安思危」,實施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需要。


   澳門發展中醫藥產業,具有極為有利的條件。這是因為,近年國際醫藥市場上在競爭激烈之下,出於利益保護主義,對中藥成藥提出若干「莫須有」的指責,包括含有重金屬等。「生命健康第一,藥物品質第一」,這當然是要注意,但也要在保證中醫藥產品的品質的同時,尋找靈活方式,以抗衡外國的利益保護主義。而澳門由於歷史原因的關係,中醫藥產品獲得歐盟的免檢優惠;而且由於澳門的地理環境及政治地位都具有獨特優勢,並建立了嚴格的中醫藥檢測制度,添置了先進的檢測儀器設備,配備了優秀的檢測人才,嚴格按照西方標準對中醫藥產品進行檢測,因而可令西方醫藥市場對標誌為「澳門出品」的中醫藥產品放心。這種在內地嚴格按照西方藥典標準生產,在澳門以西方藥典嚴格進行檢測,標以「澳門出品」的中醫藥產品,就可以減輕西方的「疑慮」,便於進入及佔領市場。


   因此,《粵澳合作框架協議》規定,由廣東省政府與澳門特區政府共同出資,在橫琴聯合設立中醫藥科技產業園區, 並由廣東省方面「近水樓台先得月」地利用當地的中藥原材料,也就是正確的辦法。不過,從目前情況看,似乎是有著「排他主義」的傾向,只是允許廣東省的中醫 藥企業參與,對廣東省以外的中醫藥企業實行「關門主義」。誠然,在經營方面,這是無可厚非的,但是否也可適當採取類似「複加工」的方式,與內地中醫藥資源 豐富,中醫藥企業運作和技術成熟的省區合作,由廣東省以外的中醫藥企業提供原材料以至少半製成品,供給粵澳立中醫藥科技產業園區,進一步精加工,製成成品,讓其他兄弟省市也可參與這個光榮的事業與任務?


  其實,要講中醫藥資源,及中醫藥企業,廣東省並非是全國最具優勢者。要製造一種中醫藥產品所需的原材料,往往需要從外省區如雲南貴州四川等購進,才能配齊。而貴州省就是全國中醫藥資源最豐富的省區,佔有全國第二多的品種。依據不久前「貴州中草藥資源研究」專案公佈的結果,該省現有的中草藥資源較一九八五年全國第三次中藥資源普查結果新增中草藥五百一十二種,首次確認該省現有中草藥資源四千八百零二種,其中藥用植物四千四百一十九種、藥用動物三百零一種、藥用礦物八十二種。首次對貴州特有和珍稀瀕危藥用植物進行了資源調查,發現貴州特有藥用植物八十種、珍稀瀕危藥用植物九十七種。貴州中草藥資源種類因此從全國第四位躍升至第二位,僅次於雲南。貴州省是科技部確定為國家中藥現代化科技產業基地建設省,近年來貴州省中藥產業蓬勃發展,尤其是中藥現代化科技產業基地建設發展迅猛,醫藥工業已成為拉動貴州省工業增長的五大主力之一。昨日陳敏爾省長在向貴州省十二屆人大三次會議作《政府工作報告》中,就將中醫藥與酒、煙、茶、特色食物一道,列為貴州省的「五張名片」。


   從二零零五年起,每年冬春兩季,西江水位下降,海水倒灌,澳門居民食水安全受到嚴重威脅。貴州省政府每年執行國家水利委員會實施的「壓鹹補淡應急調水」方案,由天生橋發電站執行無償應急調水,這頗有「劫貧濟富」的意味。——貴州省是全中國大陸人均收入GDP倒數第一的省份;而澳門特區則是全國人均 GDP第 一。但是,富裕的澳門卻要貧脊的貴州省無償供應淡水,而這些淡水可以用來發電,具有較高的附加價值,而且發電經濟又在貴州省的地區經濟中佔有極為重要的份 量。因此,為瞭解決包括澳門在內的珠三角西部區域居民的飲水問題,貴州人民是作出了無私的犧牲。何況,《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第三十條規定,「使用供水工 程供應的水,應當按規定向供水單位繳納水費」。按照這一規定,天生橋水庫是完全有權向澳門等受益城市收取供水費的。但國家卻決定是無償實施調水方案,可見 這確是含有「窮人捐助富翁」的意味。實際上,據筆者近十年來在貴陽市的觀察,及去年親身到天生橋發電站考察,貴州省有關部門是服從國家大局,「忍痛」配合 這個方案的。對此,我們應更增強「飲水思源」的意識,不要忘記貴州人民的無私捐助。


   澳門特區如何報答貴州省政府和人民的「千里送清泉」之恩?主要的當然還是呼籲和發動更多的企業界到貴州省投資。而在中醫藥產業領域的合作,也是一個可行的重要方式。盡管隨著竹銀水庫落成儲水,及大藤峽樞紐工程的動工,今後不再用實施「壓鹹補淡」,但貴州省政府和人民在澳門居民深受鹹潮之苦時的無私援助,是永遠不能忘記的,應有所回報。因此,橫琴粵澳中醫藥科技產業園區倘是要與省外合作,宜將貴州省列為優先考慮。


   (發自貴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