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廢除官委議席遊行反應相對冷清說開去


曾經發起「反離補」遊行和「民間公投」活動的某網上組織,在澳門的「民間公投」非法活動和香港的「佔中」違法行為均遭受重大挫折,正為今後再次發動類似活動難免無以為繼而發愁之下,因為馮志強議員在立法會一般性審議《家庭暴力防治法》時,發表了一番在普通人的認知中,確實是具有錯誤性別意識及歧視性,甚至鼓吹家庭暴力的言論,而使得部分人紛紛表達抗議,而令得他們抓住了「雞腳」,以馮志強是官委議員的「有利因素」,刻意對他的欠妥言論催生「溢出」效應,與十多個同質性較高的團體聯手,在上週六發起遊行,在抗議馮志強議員的不妥言論的同時,再次提出廢除官委議員和間選議員,實現「雙普選」的訴求。


但這個遊行的實質收穫可能會令發起者頗為失望,不但是未能重振去年「光輝五月」的「輝煌」,而且與在翌日另一些團體舉行的單純民生議題遊行——要求《動物保護法》法案今年完成細則性審議相比,參與人數有所不逮。如果某網上組織沒有這場標榜「爭取獸權」的遊行作對比的話,還可自說自話,聲稱又創造了一個「光輝一月」,而且也可將已在前年「政制發展」中,因其不符合《澳門基本法》規定而遭到唾棄的「取消官委議員議席」的訴求,再次從垃圾堆中拿出來自我欣賞一番。但有了這場單純民生議題遊行的參與人數作比照,就更應感到汗顏了。


何況,這個主旨為「保護獸權」遊行的議題,還比較「冷門」,並非是所有關心民生議題的人都關注的,因而即使是參與人數比「廢除官委議員席位」遊行的參與者要多得多,也未能充分發揮將其「比下去」的最大效果。如果該民生議題遊行的標的,是針對交通難、通脹嚴重、上樓難等現象,可能參與人數會更多,直令「廢除官委議員席位」遊行的組織者無地自容。


實際上,即使是有參與這場遊行活動的大部分人,其抗議標的及爭取訴求目標,顯然是與遊行發動者的「廢除官委議員席位」終極目標,「離行離列」的。——遊行活動的其中一項安排,是到位於美副將馬路的馮志強議員的辦事處進行遞信,抗議馮志強議員的不當言論,而這時參與人數最多,據說有近千人。在抗議過後,發動者將原先埋藏在抗議馮志強議員言論中的「次要訴求」——「廢除官委議員席位」,上升為主要訴求,並集隊前往鬧市區後,原先的參加者陸續離去,最後只得幾百人,亦即流失了一大半。由此可見,這個遊行活動的部份參與者,其本意是抗議馮志強議員的不當言論,但卻並不認同「取消官委議員議席」的政治訴求,因而刻意地將自己的抗議馮志強議員不當言論的訴求,從「廢除官委議員議席」中剝離出來,涇渭分明地區分得一清二楚。


這個情況,與去年從「五二五遊行」有號稱二萬人參加,到半個多月後,單純政治訴求的「重返民主起點.不要下一個離補」集會,參與集會的人數,就連活動組織者自己也承認,只有三百人。而按港澳地區大型集會遊行活動的慣例,主辦者一般都會對參與人數進行「灌水」,與警方或學者的測算,存在著較大的差距。就算是「重返民主起點.不要下一個離補」集會的主辦者沒有「灌水」,這個「三百人」的實到人數,與此前「光輝五月」的「虛撼」場面相比,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後來再到六月二十九日的第四屆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選舉投票之日,與某網上團體「志同道合」的「反對派」團體,其實是由同一群人所組成,所舉辦對選舉進行滋擾的活動,由於一方面是屬於肢體行動,超逾了言論自由的範疇,另一方面其所提出的政治訴求,與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澳門政制發展的決定嚴重抵觸,因而人們都避之不及,沒有幾人參加,就連組織者的活動通知也說是「人手不足」,而更換了活動地點。


這就充分證明,澳門從來就不是一個政治城市,而是一個經濟城市。澳門以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為主調,是符合澳門特區的自身特點的。無論是在回歸前的葡治時期,還是在回歸後中國政府恢復對澳門行使主權的「澳人治澳」時代,均是如此。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只要經濟上去了,民生獲得較大程度的改善,澳門社會就會呈現和諧安寧的景象,人們也心情舒暢,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是較為和睦友善,社團活動也是生動活潑,百花齊放。反之,經濟發展欠佳,民生得不到充分的改善;或是雖然經濟有所好轉,但卻出現了兩極分化,貧富懸殊的現象,有相當部分民眾分享不到經濟發展的成果,就會滋生民怨,積累到一定程度就會爆發出來,嚴重影響社會安寧。


因此,澳門回歸後所發生的幾個大型遊行,其主訴求都是民生問題,包括「反黑工」、「反失業」、「上樓難」等。政治議題也有,但並不多,也不是遊行的主流訴求。但是,澳門雖然不是一個政治城市,卻有各方面政治勢力要把澳門拉上政治城市的軌道。澳門是一個自由港,政治上寬鬆,各種政治勢力在澳門比較容易存身,容易打著經貿文化活動的旗號,暗中從事種種政治活動,包括間諜情報活動,顛覆活動等等。西方國家中的反華勢力,從來沒有放鬆過對中國實行「和平演變」的圖謀,並要在澳門物色其「政治代理人」。不過,提名所發動的政治訴求遊行活動,卻沒有幾人參加。這就反映了澳門居民的心態,只關心民生問題;至於政治問題,則相信依法而進行的政制發展,尊重中央政府的主導權,遵守《澳門基本法》的規定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相關決定。只要把民生問題解決了,這就是最大的政治。


習近平主席在慶祝澳門回歸十五周年大會暨第四屆澳門特區政府就職儀式上的重要講話指出,要堅持以人為本的政治理念,查民情、知民需、解民憂、紓民困,要妥善處理社會多元訴求,平衡好各方利益,積極營造更加公平公正的社會壞境。要讓廣大居民更好分享發展成果,改善生活品質,提高幸福指數。澳門各界人士要繼續弘揚愛國愛澳的主流價值觀,支持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施政,增強社會凝聚力和正能量,共同致力於實現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同時,要防範和反對外部勢力滲透和幹擾,鞏固澳門安定團結的良好局面。


這是中央政府的高度期許,也是第四屆特區政府的奮門目標,更是全體澳門居民的追求。因此,只要能夠落實貫徹好習近平主席的重要指示,「反對派」團體要借題發,籍著民生問題而提出政治訴求,就將更曲「高」和寡,響應者聊聊無幾了。


(發自貴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