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既是強化反貪鬥爭也是補償澳門的措施


據人民網報導,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長華敬鋒上週五宣稱,中國將打擊海外賭場吸引中國公民出境賭博。經過這幾年的打擊,黃賭問題得到了有力遏制,但不可能一下子徹底解決。國外一些國家把我們國家當做一個大市場,我們周邊不少國家都有賭場,他們在中國設立了一些辦事機構,吸引、招攬中國公民出境賭博,這也是打擊的重點。
這既是展現了中國政府強化反貪及打擊出境賭博活動的決心,也是對澳門博彩業新常態發展的一項扶助補償措施。


實際上,在習近平主席發起的已經歷時兩年的反貪腐運動,並對澳門實施更為嚴格的出境限制規定之後,已經成功地阻遏高端賭客前往澳門參賭。澳門博彩業收入的連續七連跌,即使是在習近平主席蒞臨澳門訪問時,也絲毫沒有鬆動的跡象。這就使得周邊一些國家和地區的賭場,認為鴻鵠將至,可以承接這些賭客的賭資,因而紛紛在上海等地開設辦事處,以各種優惠條件吸引、招攬內地居民,將原本到澳門參賭的賭客,吸引到他們的賭場去。在此情況下,部分中國賭客轉而選擇前往設在菲律賓、韓國、越南、柬埔寨、澳大利亞和新加坡等國家和地區的賭場參賭。


這不但無助甚至是抵消反貪腐和打擊出境賭博活動的鬥爭,而且對澳門特區也不公平。盡管賭資外流固然不好,但倘外流到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澳門特區,而且是模範執行「一國兩制」方針,正確處理「一國」與「兩制」的關係,中央與特區的關係的澳門特區,總比外流到其他國家和地區,要心安理得一些。所謂「肥水不流別人田」的道理,人人皆知。


但在內地以收縮「個人遊」簽注、壓縮銀聯卡在澳門賭場的使用範疇,以加緊對進入澳門各賭場的內地居民的限制的同時,卻有某些地方允許外國賭場在其行政區域範圍內,設立辦事機構,發佈博彩廣告,只眼開只眼閉地縱容這些公司通過推銷內設賭場的度假服務繞過監管,將中國大陸的高端賭客吸引、招攬到其賭場去參賭,這就在客觀上形成與習近平主席的反貪腐鬥爭「對著幹」的事實,並對自覺地配合中央的澳門特區,也是極不公平。


實際上,就連外媒也指出,在中央政府要求澳門進行適度多元化經營,培養除賭場外的新的經濟增長點之後,澳門博彩公司承諾斥資數十億美元開設會議中心、劇院等設施,並反復強調自身是澳門好雇主,試圖強調公司優秀的企業文化和對當地居民的培訓。而澳門特區政府官員也正在評各家博企是否在業務上作了多元化嘗試,以此決定哪家賭場能獲得較多的賭桌,以及哪家賭場在二零二零年牌照到期之後能續牌。由此,司法警察局特別是新政府的保安司司長,鼓起很大勇氣採取行動掃蕩「沙圈」,金融管理局也做出了類似需要勇氣的行動,邀請公安部派員前赴澳門,堵塞銀聯卡網路進出資金跨境監控漏洞。在上面兩件事上,還有其他不計其數澳門政府不願邀功的事件中,都是由內部提出採取行動,然後才得到國家有關方面的協助的。而沒有北京的協助,澳門也是無法達到反洗錢的全球標準的。在澳門這種嘗試理應受到褒獎之際,倘對內地賭資外流到其他國家或地區不聞不問,對澳門特區就將是極大的不公平,也將抵消中央在應對出境參賭領域的反貪腐鬥爭。而公安部最近有關開展打擊海外賭場吸引中國公民出境賭博的鬥爭,及清理這些賭場在中國所設立的辦事機構,就將能很好地解決好這個矛盾。


其實,中央一向是反對外國賭商在中國境內開設辦事機構的。多年前,本欄曾評議指出,美國在澳門的賭商,在上海開設辦事處招攬賭客,在將豪賭客以正常運輸工具引帶到澳門後,就以私人飛機直接送到美國的賭場去,還事先替其辦好入境簽證。此評議引發內地有關部門的注意,下令取締這些公司在上海開設的辦事處。前年初台灣馬祖島計劃開設賭場,並尋求與福州市合作,以讓內地賭客在福州市的酒店休息,在馬祖島參賭的方式,進行聯合經營,本欄又對此提出評議。幾天后,國台辦發言人和福建省政府分別宣佈,依據中國大陸法律,禁止內地遊客在出境旅遊時參與賭博活動,再加上台灣仍未能為「博奕法」立法,從而令該計劃胎死腹中。


自從澳門特區開放博彩業而而致富之後,中國周邊不少國家和地區也在眼紅中「臨淵結網」,紛紛開賭。其中一些賭場,還是由澳門的持牌博企前往開前設的,並將原在澳門參賭的賭客引介到這些賭場去。站在商業的角度,這無可厚非;但倘以「肥水不流別人田」的層次理解,卻有違道德,如果不加以節制,對澳門特區極為不利。


過去,中央要求澳門特區「居安思危」,我們尚未能從釜底抽薪的角度思考。其實,這也是外交鬥爭的銳利武器。曾記否?當年在黃岩島爭議爆發後,中國決定暫停從菲律賓進口香蕉,當即令菲律賓的蕉農及農業行政管理部門慌惶大亂,其政府派出部長級官員到北京求情。因此,中央既然可對澳門採取收緊「個人遊」的措施,也完全可以對菲律賓、俄羅斯、日本、朝鮮、韓國、馬來西亞、印尼、越南、柬埔塞、老撾、緬甸等開設賭場,並以中國賭客為主要客源的國家和地區,進行適當的限制出境措施,尤其是對有澳門博企開設賭場的國家和地區而言。


實際上,筆者年前應菲律賓一個華人團體邀請,前往馬尼拉作「汪辜會談」二十週年紀念演講時,順道參觀了該地的賭場,發覺除了是由澳門的持牌博企投資外,其所招攬的賭客,也主要是來自中國的福建省,並也採取了類似澳門各賭場的中介人(踏碼仔)的方式,專門到福建省組織賭客,據說也在福建省開設了辦事處。既然如此,就應對專門到中國內地招攬賭客的機構加緊取締,這就可以防堵賭資流向其他國家或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