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電召的士或可研究引進打的軟件可行性


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透露,特區政府將於今年上半年開投一百至一百五十個純電召的特別的士牌照,仍採用公司模式。今明兩年亦會合共開投三百三十個普通的士牌照。而交通事務局局長汪雲則表示,已經退場的黃的是沿用二十三年前的法律,而新開投的純電召特別的士牌照,會按現行的公共批給法律制度,並加入服務要求、處罰的安排以及收回牌照等條款。


此顯示,特區政府在收回黃的的專營權之後,終也發現的士市場缺少電召的士服務後,的士亂象更為嚴重,市民尤其是舊區居民的出行以至是前赴醫院急診等極為不便,從而有損特區政府「以人為本」施政理念的情況,開始思考「撥亂反正」,從善而流,恢復以至強化電召的士服務的議題。


實際上,自從特區政府去年依期中止電召的士專業合約後,居民乘搭的士難的問題更為凸顯,尤其是長者、長期病患和殘疾人士出行,更難預約的士服務。尤其是在大量遊客湧來澳門旅遊,對的士服務的需求更為殷切,從而使得的士司機都只願意走熱門路線,亦即是行駛於酒店、賭場、機場,口岸之間,而不願意在舊市區尤其是密集居民區「兜客」的情況下,而使得本澳居民尤其是需到醫院急診的病患,更難以享受的士服務。這與特首崔世安所強調的「以人為本」施政理念,是背道而馳的。


現在特區政府決定於今年上半年會開投一百至一百五十個純電召的特別的士牌照,並仍採用公司模式,當然是有助於解決上述「打的難」的情況,並可在一定程度上消弭的士亂象。但由於仍然採用老舊的經營模式,而且倘是未能配合修訂《的士規章》,打擊違規情況,並在電召的士服務展開開標時,未能在標書上加入必須實行百分百電召率的硬性規定,「打的難」仍將完全消除。


因此,除了是完善《的士規章》,加入相應的規定之外,還應考慮引進某些較為新穎的經營技術,以適應市民和遊客對的士服務的需要。比如,目前在內地風行的「打的神器」軟件,就可以考慮引進。當然,這個軟件利弊各現,好處是市民和遊客打的十分方便,弊處是可能會在的士經營者之間引發混亂競爭,甚至曾經發生停運風波。因而在決定是否引進前,還需謹慎以對,考慮清楚。


所謂「打的神器」,是指一種智能手機應用,乘客可以便捷地通過手機發布打車信息,並立即和搶單司機直接溝通,大大提高了打車效率。如今各種手機應用軟件正實現著對傳統服務業和原有消費行為的顛覆。據有關資料顯示,二零一三年,上海出租行業興起一款「 手機打車軟件」,用戶在網上下載軟件後,輸入起點和目的地,自願選擇「是否支付小費」,出租車司機則可根據線路、是否有小費等選擇接受訂單。這些軟件具備乘客註冊、即時約車、訂單完成確認、用車評價等基本功能。乘客在線下單後,如三分鐘內沒有駕駛員應答搶單,統一電召平臺會將該訂單廣播到行業手機電召服務平臺,這就大大提高手機軟件叫車成功率。此外,為了防止「黑車」司機冒名頂替,保證參與手機電召服務的車輛和駕駛員具有行業服務資格,統一電召平臺採用行業和企業雙重認證模式。乘客手機軟件下單後,駕駛員通過車載電召終端和駕駛員客戶端手機電召軟件進行應答搶單。


首批手機打的軟件上線試運行於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日,為提升「96106電召平臺」的效率和乘客即時叫車成功率,手機打的軟件與統一電召平臺對接。據介紹,首批上線的四款打的軟件包括「易達打車」、「嘀嘀打車」、「搖搖招車」。為體現統一性,每款軟件在原名稱前加「96106」。統一電召平臺採用行業和企業雙重認證模式,這就能有效地避免了「黑車」混入電召行列。統一電召平臺的手機打的軟件建立了駕駛員和乘客雙方互評機制和信用體系。軟件上的訂單將與出租汽車調度中心綁定,在統一電召平臺上聯合調派車輛,無人應答的訂單將在各家調度中心之間流轉。司機既可以通過智能手機軟件應召,也可以通過車載電召終端應答。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交通運輸部辦公廳發布《關於促進手機軟件召車等出租汽車電召服務有序發展的通知(徵求意見稿)》。《通知》要求,各地方交通運輸主管部門要加快推動城市出租汽車服務管理信息系統與手機軟件召車服務系統實現信息共享和互聯互通,逐步實現對出租汽車電召服務的完整記錄、及時跟蹤和全過程監管。對於政府的統一接入平臺,《通知》要求「著力營造統一、開放、公平、有序的發展環境」,「平臺運轉不得影響手機召車軟件正當功能和良性競爭」。《通知》指出,各地交通運輸主管部門當加強出租汽車電召服務的統一接入和管理,逐步實現人工電話召車、手機軟件召車、網絡約車等召車需求信息。


商務部電子商務和信息化司副司長張佩東則曾經表示,打的軟件本身有利於提高出租車行業整體效率,但「花錢買用戶」的做法不可持續。對於打的軟件會分散司機注意力,存在安全問題,對不會使用打車軟件的中老年乘客造成不公等問題,一些地方的交通管理部門已經開始嘗試出臺監管措施,以此發揮打的軟件長處的同時,減少副作用。其中北京市交通委發布了《北京市出租汽車電召服務管理試行辦法》及《北京市出租汽車手機電召服務管理實施細則》,明確了手機電召服務商應納入全市統一電召平臺、在出租汽車行業開展手機電召服務的准入和退出條件。並按照「政府引導、企業運作」思路,本著「聯合調派、開放共享」規則推進聯合電召服務的模式。上海市、深圳市、濟南市等地的政府也出臺了對打的軟件的管理規範。


任何新生事物都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必然會存在各種缺點,但可在試行過程中予以調適,逐步完善。澳門是否也可引進種新科技,不妨進行研究,並前往已經發展較為成熟的北京市等城市進行實地考察,以去其糟粕,取其精華,結合本地實際,為我所用的精神,予以引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