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掙脫「父子騎驢」困境 貫徹習總指示精神

掙脫「父子騎驢」困境 貫徹習總指示精神
昨日出版的第八期《澳門特別行政區公報》第一組,公佈了第二/二零一五號行政法規,修改第三/二零一四號行政法規《城市規劃委員會》。其主要內容是廢止城市規劃委員會秘書處的條文,並規定由土地工務運輸局負責向委員會提供行政及技術支援。城市規劃委員會秘書處的編制外合同及散位合同人員,籍合同附註的方式轉入土地工務運輸局,其職務的法律狀況維持不變。根據上述規定轉入的人員以往所提供的服務時間,計入所轉入的職程、職級及職階的服務時間。該行政法規的自公佈翌日(二月二十五日)起生效。


這個行政法規的公佈,予人廣泛而深刻的遐想。其一是新一屆特區政府終於掙脫了「父子騎驢」的困境,只要是合法及合理的決策,就決然去做,不受民粹主義的束縛;其二是新一屆特區政府積極響應習近平主席「精兵簡政」及「要勇於擔當、敢於碰硬」的指示精神,正在進行行政改革的探索,希望能展現「新人事新氣象」的行政新風。


在《伊索寓言》中有一個「父子與驢」的故事,說的是一對父子牽著一頭驢進城。兩人都不騎,被路人批評很傻;爸爸騎,被批評不慈;兒子騎,被批評不孝。兩個一起騎,被批評不仁,虐待動物。最後父子倆氣呼呼合力把驢子扛進城。 這是一個很有風趣的寓言故事,聽起來像個笑話,但仔細品味起來,卻寓意著非常深奧的內涵。實際上,父子倆騎驢,無論怎麼做,都有人異議,最後,父子倆只好抬著驢前行。父子倆自己給自己設定了「到底怎麼騎驢,別人才不會有看法」這樣的命題,然後一個勁地想予以論證,讓所有的人都贊成。其結果呢?適得其反,仍是遭來諸多的閒言碎語。這父子倆卻忘記了「驢是自己的驢,自己想怎麼騎就怎麼騎,只要不幹擾別人行走,不擾亂社會秩序就行」這樣的處世原則。因為人無論做什麼事都不可能達到百分之百,世界上也沒有百分之百的完美,不可能顧及到每一個人的面子和利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思維,對問題有著不同的想法,這個人也許滿意了,但那個人不一定滿意。同時,它也說明,如果沒有獨立人格,而接受各色人等這樣那樣的批評,即使把形形色色的論調作了排列組合又加以華羅庚的「黃金分割法」,最終也還是不能讓大家滿意,反而無所適從,末了只好抬驢而行。因此說,做你自己,別在意別人的臉色。也就是說,你自己認為是對的,你就雷打不動地去做。


台灣作家楊瑪利在一篇題為《台灣的父子騎驢困境,還要上演多久?》的文章中就指出,過度的民粹主義已綑綁台灣。所謂的意見領袖與政治人物,每人每天只消一張嘴,就把政府弄得朝令夕改。可怕的是,民粹意見還搖擺不定,今天說東,明天道西,每個意見分開看,好像都有道裡,合在一起又彼此矛盾,而政府又隨民粹搖擺,最後受苦的註定是全民。例如民粹要求福利加碼,但又不能接受加稅;要求台灣應該要吸引專業人才,但又不能容忍具備國際競爭力的專業人才,領取國際競爭力的薪水。可怕的是,又要台灣變成「福利大國」,又要台灣成為低稅天堂,誰來埋單?又要保持低電價,又要符合世界潮流減碳,誰願意節能?類似這樣的道理,政府似乎都失去論述及說服能力。


「父子騎驢」的困境,及楊瑪利所批評的現象,在我們澳門特區又何嘗不是如此?!實際上,過去特區政府就嚴重受困於「父子騎驢」的境況,因而諸多施政事項都是議而不決,決而不行。這也是許多工程規劃或改革計劃一拖再拖,難以實施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繼續受困於民粹主義,澳門特區將難以提高行政效率,甚至是寸步難行。


實際上,就以撤銷城市規劃委員會的秘書處一事,及其外延事例來說,在過去,每逢政府因為施政的需要而設立一個新的機構,或是增加行政人員,就有「意見領袖」批評是疊床架屋,機構冗腫,官僚架構;現在特區政府試圖進行行政架構改革,落實習近平主席「精兵簡政」的指示精神,「意見領袖」們又是另一番說辭了。


其實,由行政職能部門承擔決策機構的幕僚功能,在國際上已經越來越普遍。就以我國為例,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對外稱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是中央對台工作領導機構的辦事機構,與此同時又是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的執行機構和幕僚機構。又如國務院港澳辦公室,也是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的辦事機構、執行機構和幕僚機構。此外,其他的一些領域的中央決策機構與辦事機構之間的關係,也大多是如此。這個成功而且證明有效的經驗,值得借鑒推廣。


不是曾有「意見領袖」批評說,澳門特區政府有幾十個諮詢機構,都設有秘書處,機構冗腫,人浮於事嗎?現在按照國際慣例尤其是內地的可行做法和經驗,進行改革試驗,倘獲得成功,再推廣到其他的諮詢機構去,這也是正面回應某些「意見領袖」的批評意見,是值得他們自豪及滿足的事情,為何現在又要扮演「葉公好龍」的角色,予以質疑及反對呢?


更重要的是,從去年十一月中央對第四屆澳門特區主要官員和檢察長人選「新人事新氣象」的要求,對原任主要官員和檢察長實行十五年「一刀切」,以求吐故納新,避免因循守舊,到習近平主席在澳門回歸十五年慶祝活動中,對第四任行政長官崔世安和第四屆特區政府主要官員及檢察長作出的指示,都是要求特區政府「繼續奮發有為,不斷提高特別行政區依法治理能力和水準。」必須嚴格按照基本法辦事,自覺維護行政長官權威,確保行政、立法、司法機關順暢運作。從市民最關心的問題入手,抓幾件實事,力爭取得實效。面對特區發展遇到的問題和可能出現的挑戰,要勇於擔當、敢於碰硬,既要善於早作謀劃,提前化解風險,又要持之以恆、久久為功。此外,習近平主席也對特區政府提出了「精兵簡政」的要求。


現在,特區政府撤銷城市規劃委員會的秘書處的決策,無須主觀動機如何,在客觀效果上,是完全符合習近平主席「精兵簡政」的指示精神的。既然如此,就應當「勇於擔當、敢於碰硬」,掙脫「父子騎驢」的困境,擺脫民粹主義的束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