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共創共享共榮國家和澳門發展的成果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昨日向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作《政府工作報告》中談到港澳事務工作時指出,我們將堅定不移地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全力支持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政府依法施政,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推進民主,促進和諧。加強內地與港澳各領域交流合作,繼續發揮香港、澳門在國家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中的特殊作用。我們堅信,有中央政府一以貫之的大力支持,不斷提升港澳自身競爭力,香港、澳門就一定能夠保持長期繁榮穩定。


整體來看,李克強總理的上述表述,顯示中央的港澳事務政策,仍然維持其一貫性、延續性和穩定性。但在具體內容上,卻有兩個微妙變化。其一是鑑於去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沒有提到「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而引發香港一些政媒人士的種種揣測,而今年恢復引用了。這是全面闡述「一國兩制」方針,及尊重港澳居民意願的表現。不過,俞正聲主席大前日在作全國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時,也是未有引述「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的內容,也曾引起香港某些人士的議論,認為這是針對香港特區出現的一些「分離主義」傾向,而刻意作出的取捨,以凸顯「一國」的地位及中央對特區的法定權力。其實,正如俞正聲主席在常委會報告中所言,人民政協不是權力機關,也不是決策機構,而是各黨派團體和各族各界人士發揚民主、參與國是、團結合作的重要平臺,因而他的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也就只能是以政協工作的框架及角度去闡述,並並非是宣介中央的港澳事務政策,這與國務院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是有著性質定位上的不同的,不能混為一談。


其二是在「社會和諧」這個概念上,李克強總理去年是以「維護社會和諧」作表達,而今年的表述則為「促進和諧」。從詞語的分量及感情色彩看,「促進」比「維護」的力度要強些,在情緒上也急切些。而且在時空角度上,「維護」是指鞏固已有的和諧現狀,「促進」則是推動實現尚未達成或達成不充足的設定預想。這顯然是針對香港最近發生的系列狀況,包括「佔中」對社會秩序和法治環境、經濟民生所造成的滋擾,也包括「驅蝗蟲」對內地同胞所造成的傷害,及暗中所潛伏的「準港獨」傾向,而刻意為之。實際上,張德江委員長前日在看望全國政協港澳委員並參加其聯組會議時的發言就特地指出,在「自由行」及水貨客等問題上引發了磨擦,這是發展中必然要出現的問題,有什麼問題,解決什麼問題,不能上綱上線,要防止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搬弄是非、挑撥離間,傷害兩地民眾感情;有事好商量,不能搞非法、暴力活動,那樣不符合根本利益。


欣喜的是,澳門特區並不存在上述的問題,但也不等於是「平安無事」。澳門中聯辦主任李剛昨日在出席全國人大澳門區代表小組會議時中就指出,澳門曾經發生過的「反離補」及包圍立法會事件,對社會造成了深遠影響。李剛又引用某團體的調查結果,澳門青年的國民身分認同在過往均有九成,但在香港「佔中」後跌至僅僅過半,跌幅非常大,不能掉以輕心。對此,李剛希望大家重和諧、講團結,攜手並肩,共謀發展,並希望澳區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在青少年教育培養中積極發揮作用。因此,在澳門特區來說,儘管尚未達到「促進」和諧的程度,但卻也面臨必須加大力氣「維護」社會和諧。這其中,加強對青少年的愛國愛澳教育,提高他們對國家及自己的國民身份的認同感,就是當務之急。


值得注意的是,李克強總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在以往歷年都有論述的「加強內地與港澳各領域交流合作」的後面,增加了一句「繼續發揮香港、澳門在國家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中的特殊作用」。這是在近年來已經較少被人提及的「當年熱詞」,現在又由國務院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隆而重之地再次提出。這與內地改革開放伊始時的頻密使用,被賦予了與當年不同的意義,甚至是具有更高層次及更豐富的內涵。這並不單止是安撫、平衡部分香港居民甚至是個別澳門居民的「喪失優越感」失落心理,而且也是在實質上需要香港、澳門繼續發揮在國家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中的特殊作用,尤其是在參與及協助內地的全面深化改革及依法治國方面。


實際上,港澳地區一直對內地的經濟建設和政治事務起著特殊作用。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前,主要是反映在爭取外匯,溝通中國與西方的聯繫,向內地提供各種新資訊等;在十一屆三中全會揭櫫改革開放之後,則是集中在招商引資,技術引進等方面,香港、澳門是深圳、珠海特區以至廣東、全國的主要外資來源地,為內地的經濟建設立下大功。
但在內地高速發展後,部分省市的經濟實力已經超越港澳;而且因為實施開放,可以直接與外國進行溝通,香港、澳門的中介地位逐漸減弱,而港澳GDP在全國GDP總量中所佔比例也日益降低。相反,在「SARS」一役後,內地與港澳的互相支援地位發生了轉折,變成了內地支持港澳,包括突發性的醫療器械,常態性的「CEPA」、「個人遊」、「滬港通」等,都對恢復和振興港澳經濟起到了重大作用。尤其是在澳門特區,內地實施「個人遊」時適逢賭牌開放,內地遊客成為澳門博彩業的主要客源,並促使其迅猛發展,甚至是出現「過熱」狀態。因而問題也隨之而來,不但是在內地「黃金周」期間的遊客量超出了澳門的承載力,而且因為博彩業的一支獨大發展,也嚴重擠壓了其他各行業的發展空間,導致兩極分化嚴重,居民的生活品質受到嚴重影響。而某些反對派團體和人士,則利用因這種缺失而滋生的民怨情緒,進行挑撥離間,煽動部分青少年反對特區政府,離間部分青少年的國民身份認同感。


李克強總理再次提出「繼續發揮香港、澳門在國家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中的特殊作用」,可能就是針對這種失落心理,重振港澳居民的自信心和優越感。當然,也是實際需要,將近年的兩地經濟交流,由偏於內地向港澳單向流動,恢復到雙向常軌上來,讓港澳居民與內地居民共創共享共榮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意、增進民意、促進和諧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