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澳門博彩業中期檢討關係到國家利益


中聯辦主任李剛昨日在北京全國「兩會」的場合談到澳門博彩業中期討的問題,指出儘管現時外傳有很多關於本澳博彩業的不同消息,例如未來賭牌會有多少個等,但他強調,澳門博彩業中期檢討尚未開始,所以一切皆是傳聞。至於未來會有多一個賭牌給華資企業的傳聞,李剛則表示,他沒有收到有關的指令,沒與任何人談論。李剛主任還指出,澳門博彩業的現狀與與高速發展時期相比,現時已進入中速發展期。高速和中速是相較而言,由於澳門的經濟增長主要以博彩業為主,當年澳門博彩業高速發展時,使經濟增長達到百分之四十。現時澳門的經濟增長降到百分之十至十二左右,去年更低,可見澳門博彩業不再處於高速發展時期,而是進入中速,但沒有進入低速,更加不是有報道所指已進入所謂的「拐點」。


李剛主任的這項談話內容,盡管並非是一個完整的報告,而有可能是在遇到媒體詢問時的隨機回應,但從其權威性的內涵看,肯定是中央政府包括中聯辦在內,經過大量調查研究之後,獲取了澳門博彩業的準確信息資料,並已形成一些結論式的看法,因而值得高度關注。


有人認為,博彩業中期檢討是澳門特區的高度自治事務,其實並不盡然。從戰略層面上看,澳門特區政府可以就博彩業發展執行制定政策,這是《澳門基本法》明文規定的,也是《香港基本法》所無的,因而可以開賭,這是國家對澳門特區的特別授權。而在澳門回歸後不久的賭牌開投前,據說可以競投三個賭牌,而且在全中國境內,只有澳門一處可以開賭,這也是中央規定的政策,因而澳門特區博彩業的中期檢討,不但是澳門特區的事務,而且中央政府也掌有主導權。因為博彩是屬於國家資源,何處可以開賭也是由國家決定,地方包括澳門特區自己是無權「話事」的。也正因為如此,較早前的幾年間,國家公安部持續開展打擊出境賭博犯罪行為的專項鬥爭,都只是針對出境到中國周邊國家地區的參賭活動,並將之視為犯罪行為,而對澳門網開一面,並沒有將到澳門參賭的內地居民視為違法,只是不將到內地「追債」的行為視為合法,不受內地法律保護而已。即使是到如今,也是對官員或國企高管到澳門參賭加緊控制,對到澳門參賭的一般遊客也沒有加以任何限制。因此,這就凸顯了澳門特區博彩業是國家資源及受到國家保護的重要特徵,而中央政府也因此對澳門博彩業中期檢討擁有「話語權」。


而從實務操作的層面看,澳門博彩活動確實已經對內地產生各種負面影響,某些貪官到澳門參賭,揮霍國家資財或受賄得來的贓款,或是由意圖權力尋租者代某些貪官出賭資等,固然是造成嚴重的不良影響,幹擾了中共的廉政建設,而清洗黑錢,違反外匯管制法律等,也是挑戰國家法律的行為。尤其是中國已經參加了聯合國有關反洗黑錢的幾個公約,而在中美關係中,自「九一一事件」發生後,美國對世界各地賭場的資金流動「盯」得很緊,當然澳門也不會例外。這是非對抗性的矛盾,中國也需維護國際金融安全,其實這也是維護國家金融安全,這與中美之間在意識形態、政治立場、軍事等領域的矛盾,帶有對抗的性質不同。不能因為非對抗性的矛盾,而影響中美關係,而是必須爭取到安定的環境,搶抓難得的發展機遇期,實現「中國夢」。就此而言,博彩業中期檢討,關係到國家利益和國家安全的利益。


另外一個間接的因素,就是博彩業已經令到澳門被捲入國際政治的漩渦之中。一方面是明的,包括兩間美資博企的老闆,很深地捲入了美國總統選舉,包括黨內初選和正式選舉,都以政治獻金支持特定的參選人。這有可能會導致將美國的黨派衝突,也引帶到澳門。另外,美資博企的僱傭矛盾,當演變為法庭官司後,相關事主在美國法庭上的「爆料」,也令到澳門特區的形象受損。另一方面則是暗隱的,就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都利用澳門賭場進行針對中國的「隱蔽鬥爭」活動,甚至直接派人到澳門的美資賭場任職,等於是把間諜網或反間諜據點建立在中國的領土上。實際上,不久前內地媒體就報導,有若干內地官員在澳門賭輸而被外國間諜機構「盯上」進行策反,為外國間諜機構服務,而被國家安全機關破獲。


這些,也是在澳門博彩業中期檢討中,必須注意的問題。就此而言,賭牌是否增加,已不是重點,因為它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一方面,正如李剛主任所言,澳門博彩業中期檢討尚未開始,所以一切有關增加賭牌的消息皆是傳聞。


因而中聯辦沒有收到有關的指令,中聯辦也沒與任何人談論。實際上,這只不過是某些有所意圖的博彩業者自己放風大造輿論,企圖搶占「奪牌」高地,從而向特區政府施加壓力而已,並非是澳門特區政府或中央已有定論。另一方面,正如本欄昨日所述,賭牌「三拆六」已經不但是違反澳門特區自己的《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中,有關特區政府只能批出不多於三個賭牌的規定,與「依法治澳」的精神相悖,倘再增加賭牌,就更不符合「依法治國」、「依法治澳」的原則了,這是典型的「頂風作案」。
因此,博彩業中期檢討的重點,不是在是否增加賭牌或減少賭牌的問題上,而是如何進一步優化澳門博彩業的經營環境及制度,並推動博彩業為澳門特區發展做出更大的貢獻。——既然澳門特區開賭是中央政府的特別授權,因而博彩業經營者也應作出比其他各行業更為顯著的貢獻。至少是應更好地配合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因而在檢討賭牌續約條件時,應當充分利用此機會,要求各賭牌持有者必須加大對社會公益事業的投入。一方面,不能完全否定博彩業的作用及貢獻,仍得尊重其作為澳門產業龍頭的作用;另一方面,通過合理科學的•博彩業政策調整,讓其他各行業能從博彩業的擠壓中解脫出來,獲得同等的發展空間。因此,正如李剛主任所言,現在博彩業的中速發展才是正常狀態。


加強對博彩業的監控,更應體現在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的利益,維護澳門特區長期繁榮穩定的利益,防範及遏制外部勢力幹預澳門特區事務方面。就是在與美資博企在商談新賭約時,必須列明不得參與外國的政治活動,不得引進或允許外國的情治機構在其賭場內活動等。


(發自臺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