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警惕另一種可能嚴重影響澳門穩定的因素


香港媒體報導,有印尼女傭在香港向同鄉派發宣傳單張,疑為回教遜尼派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招攬成員。這些宣傳單張邀請印傭出席一個於香港舉行的神秘聚會,單張上更印有「伊斯蘭國」的標誌。對此,引發香港特區相關部門的高度警覺,近日就曾拒絕計劃出席聚會的一名印尼籍學者入境。而這名疑是「伊斯蘭國」支持者的學者,過去曾在其社交網站張貼手持長槍、及打出支持「伊斯蘭國」的手勢拍照。香港特首梁振英及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對此分別表示,對事件表示關注,又指會做好防恐反恐工作,對恐怖襲擊防患於未然。


該消息不管真假,都應引起與香港特區一水之隔的澳門特區的相關部門的高度警覺。實際上,日前就有香港媒體報導,澳門上月底沉船案涉及的偷渡集團,原本是負責將新疆維族人透過偷渡澳門,再轉往中東加入「伊斯蘭國」,因沉船案被內地公安揭發,在廣州圍剿一個維族人團伙,並擊斃了兩名維族女子。有逃走的維族人為報復才發生廣州火車站的斬人事件。數個看似獨立的事件原來是相關的。儘管澳門特區司法警察局在回應相關問題時表示,暫無這方面的資料。而澳門海關也表示,根據當時被捕的六名非法入境者供述,沉沒偷渡快艇上并無維吾爾族人。但有關的傳說,我們卻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還是保持高度警覺,並做好防範預案措施為好為要。這是符合中央的港澳政策,即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的利益,維護港澳長期繁榮穩定的利益,防範和遏制外部勢力干預港澳事務的。


實際上,內地的「疆獨」勢力與「伊斯蘭國」的關係漸密,一直意圖非法出境,參與「伊斯蘭國」的活動。但由於新疆防衛嚴密,部分維族青年就選擇經廣東、廣西或雲南偷渡出境,偷渡到「伊斯蘭國」在東南亞的分支,例如印尼、馬來西亞等,並以其為跳板,前往敘利亞等「伊斯蘭國」的地盤。此前,印尼就曾拘捕四名新疆人,他們先偷渡到柬埔寨,再潛入泰國,巨資購買土耳其假護照,用假護照經吉隆坡,搭飛機輾轉抵達印尼孟加錫港,最後到與「伊斯蘭國」有聯繫的恐怖分子訓練營受訓。


而去年三月一日發生在昆明火車站的恐怖襲擊案,就已查明是該新疆維族「疆獨」團伙,曾在雲南箇舊的沙甸鎮落腳,原計劃出境參加「聖戰」,到廣州未能出境,於是返回雲南,計劃在紅河和昆明火車站或汽車站發動「聖戰」。其中三人事發前被警方抓獲,其餘五人則包車逃至昆明,在案發當晚進入昆明火車站,而製造了該暴力恐怖襲擊事件。對此,中央電視台和《人民日報》,以及新疆官方等均認為此事件「不是民族問題,不是宗教問題,而是一場維護祖國統一、社會安定、人民幸福的你死我活的鬥爭。」由此可見,中國邊境沿線的口岸,包括澳門在內,都有可能是「疆獨」分子偷渡出境,前往「伊斯蘭國」參加「聖戰」的通道。


實際上,據內地媒體分析報導,從最近幾十年的歷史看,一旦有穆斯林國家或地區發生戰亂,總會有各國的伊斯蘭極端分子前往該國參加聖戰。如一九七九年蘇聯發動的阿富汗戰爭、一九九四年的波黑戰爭、一九九九年的科索沃戰爭、兩次車臣戰爭、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敘利亞內戰等,都出現了大量的外籍伊斯蘭武裝分子的身影,其中不少戰場也都出現了來自新疆的武裝分子。有關人士在梳理了最近六年來國內外媒體的公開報導發現,新疆籍偷渡分子已經挖掘了至少六條外逃偷渡路線,即從新疆越境進入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等國;從新疆越境進入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國;從雲南越境進入緬甸北部少數民族地區,再輾轉進入泰國、柬埔寨等國;從廣西越境進入越南,再輾轉進入馬來西亞、印尼等東南亞穆斯林國家,最終飛往土耳其等中東國家。


雖然東南亞國家並不是這些偷渡者的最終目的地,但是他們依然將東南亞視為最理想的偷渡中轉地。這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原因:第一,東南亞國家之間的陸地邊境口岸普遍「不設防」,偷渡客往往暢行無阻。第二,東南亞的馬來西亞、印尼等國都是穆斯林為國教的國家,泰國、緬甸等國都有數量不少的穆斯林聚居區,他們在宗教心理上天然的同情這些新疆籍偷渡者。由此,廣東以及與之比鄰的香港、澳門,正在成為新疆偷渡者的第六條外逃路線。由於在昆明火車站恐襲案發生後,雲南和廣西的警方、武警邊防部隊加大了在當地的邊境管理,雲南和廣西的偷渡路線變得異常艱難,開闢新的偷渡路線也成為必然。因而利用因實施「一國兩制」政策,出入境檢查相對寬鬆的情況,或是澳門三面環海,沿海線較長,相關防衛力量相對薄弱的特殊情況,合法或非法進入澳門後,繼續以東南亞為中轉站,最終偷渡前往土耳其等國的可能性,就日益增加。以此類推,從深圳(或潮汕地區)通過海路偷渡前往香港,或者海南通過海路偷渡前往越南,未來也有可能成為他們的偷渡路線。


《華爾街日報》今年一月間的文章就曾判斷,從而二零一三年起,每年大約有數百人到一千不等的維吾爾人以偷渡的方式進入第三國,其中的一些人選擇加入了敘利亞等地的宗教極端武裝(如「伊斯蘭國」等),成為「聖戰」戰士。二零一三年底和二零一四年初,陸續有一些國際智庫發佈報告,他們當時判斷有大約有一百名左右的新疆籍「聖戰」者在敘利亞從事「聖戰」。


聯繫到二零零八年四月間有報導說,在新疆接連發生暴力襲擊事件後﹐有消息指當局發現襲警案中兩名落網疑犯,追查其背景及手機通訊記錄﹐發現兩人曾多次與澳門方面聯絡﹐公安部透過國際刑警與澳門警方聯絡。而澳門司警則在酒店埋伏﹐抓捕四名報稱在酒店任職保安工作的維吾爾族青年﹐他們年齡介乎廿至三十歲間﹐懷疑與疆獨分子有聯絡﹐司警並於疑犯的住所及工作地點﹐搜出一些報導疆獨恐怖襲擊的剪報。這些訊息綜合梳理歸納起來顯示,不排除澳門正在成為「疆獨」分子的出境通道之一。因此,澳門相關部門應當有所警覺,但在做法上適宜內張外馳,以免引起恐慌。


倘是逆向思考,我們也應當注意防範「IS」分子利用澳門有為數眾多的印尼僱工的便利條件,進行潛伏掩護。我們並非種族歧視,但不得不防範可能會有個別人「聖戰」戰士利用此有利條件,以舉行研討會或民族節日的籍口,混進澳門鬧事。眾所周知,印尼伊斯蘭教派的恐怖活動,是印尼社會不安定的重要因素。幸好,印尼政府已決定,停止向海外包括港澳地區輸出女傭,此一潛在不穩定因素將可逐漸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