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澳門特區依托祖國走向世界的重要捷徑


國家主席習近平前日在「博鰲論壇」上作題為《邁向命運共同體,開創亞洲新未來》的主旨講話,強調「一帶一路」建設秉持的是共商、共建、共享原則,不是封閉的,而是開放包容的;不是中國一家的獨奏,而是沿線國家的合唱。「一帶一路」建設、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都是開放的,我們歡迎沿線國家和亞洲國家積極參與,也張開臂膀歡迎五大洲朋友共襄盛舉。「一帶一路」建設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看得見、摸得著的實際舉措,將給地區國家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是邁向世界共同體,開創亞洲求未來的道路。而同一天由國家發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務部聯合發布的《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則指出,充分發揮深圳前海、廣州南沙、珠海橫琴、福建平潭等開放合作區作用,深化與港澳台合作,打造粵港澳大灣區。發揮海外僑胞以及香港、澳門特區獨特優勢作用,積極參與和助力「一帶一路」建設;為台灣地區參與「一帶一路」作妥善安排。


對此,行政長官崔世安表示,對習主席的倡議完全認同、十分鼓舞。澳門特區政府早在去年,向中央提交了有關澳門特區參與國家「十三五」規劃的有關建議文本,當中就明確表達了希望積極參與「一帶一路」 建設的意願,而剛發表的二零一五年度施政報告也清楚列明,將致力連結「一帶一路」 建設的方向,加強與東盟國家的經貿往來和文化交流。對此,澳門特區政府十分重視並將全力配合中央三部委在《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上有關澳門特區的參與路徑。澳門特區儘管仍處發展階段,但確實具有獨特優勢,參與這一重大戰略。其中,澳門的旅遊業、中醫藥產業等都具有參與的潛力,而特區作為「中國與與葡語系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應能在推進「一帶一路」 建設中形成疊加效應;另外,澳門大批有志服務國家和特區的歸僑僑眷,也將是此一國家戰略的獨特參與元素。為此,特區政府將透過特區政府政策研究室等,加快研究澳門特區如何發揮自身優勢,助力「一帶一路」的建設,並藉此推動特區新一輪的發展,實現自身的發展進步。


行政長官崔世安對習近平主席的主旨講話的反應很快,領會也較為深刻,而且因為「早有準備」,因而能夠根據澳門特區的實際情況,對內依托祖國雄厚靠山,對外眼觀整個世界,並有機地將之串聯起來,組成澳門特區走向世界的捷徑。這對澳門特區推動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搭建「中國—葡語國際經貿合作平台」,都將大有裨益。


按照習近平主席的說法,「一帶一路」建設不是要替代現有地區合作機制和倡議,而是要在已有基礎上,推動沿線國家實現發展戰略相互對接、優勢互補。因此,在一定意義上,「一帶一路」是一種新型的並無形的國際組織,中國澳門特區倘能參加,不但將會有利於澳門的對外經濟合作拓展及自身經濟建設,也在政治上有利於澳門特區進一步融入國際大家庭。


《澳門基本法》規定,澳門特區可在經濟、貿易、金融、航運、通訊、旅遊、文化、科技、體育等適當領域以「中國澳門」的名義,單獨地同世界各國,各地區及有關國際組織保持和發展關係,簽訂和履行有關協議。這是澳門特區享有高度自治權的一種重要體現。既維護了國家主權,更承擔了經濟、文化交往中的國際權利和義務。


但這些都是傳統模式的對外事務,而「一帶一路」則給其賦予了新的意義。它不同於以往的國際組織,而且還是以中國為主導、為中心、為開端。倘若澳門特區加入,就可依托偉大祖國為靠山,向外拓展關係,這與澳門以適當方式參加各種國際組織,或承擔「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平台」,是有著許多不同的。


其實,在歷史上,澳門就直接或間接地承擔過「海上絲綢之路」的作用。一方面,海上絲綢之路,早於漢代始於廣東湛江市徐聞縣,是漢代中西方海上絲綢之路最早始發港,漢代以後海上絲綢之路始發港逐漸北移廣州、泉州等地。這比當年葡國人前來並登陸澳門更早,而且早了一千多年。但此後澳門與葡國以至歐洲的絲綢貿易,則具有西方現代化初期的特徵,因而為當年的海上絲綢之路,賦予了新的內容和形式。現在,澳門作為國際城市,交通方便,吸引各國旅遊的元素較為豐富多元。不同國家、地區可通過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平台,互相適應、交融,實現一體化,可將「海上絲綢之路」的合作推上新台階,開放更多門戶,促進相關基礎設施項目、金融機制來推動「海上絲綢之路」、旅遊業及相關文化活動發展。旅遊業是有助平衡「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社會經濟發展的有效工具,甚至透過改為提供超越疆界和不分季節的旅遊產品,促進國家經濟振興和復甦。也就是說,澳門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城市,將會對「二十一世紀海上絲路」沿線國家及城市帶來實質性建議及發展路向。


「天生我才必有用」。既然澳門具有如此有利的條件,也既然中央給予澳門特區如此的關愛,相信,從澳門出發的「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一定能夠乘著「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東風起航。因此,澳門應當中央三部委在《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上有關澳門特區的參與路徑,加入其中。中央不但是尊重澳門的這一歷史,而且更是為了促進澳門經濟發展,並與祖國共同繁榮,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共同繁榮。當然,更有利於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對於澳門中醫藥園及會展業等新興行業的建設,都將會有幫助。。


在此基礎上,澳門特區也應參加「亞投行」。因為既然「亞投行」是一個願意向亞洲國家和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支持的政府間性質的亞洲區多邊開發機構,成立目的是為了促進亞洲區的互聯、互通建設和經濟一體化的進程,並且加大中國與其他亞洲國家和地區的合作力度,因而澳門特區的加入,就有利於自身的基本建設。盡管澳門本身財政儲備豐厚,本身基礎建設不一定需要向「亞投行」融資,但澳門在加入並出資後,不但是抬高澳門的政治和經濟地位,增加澳門在國際經濟事務中的能見度,而且當澳門未來有需要時,也可得到融資幫助。


過去,澳門未能參加「亞洲開發銀行」,為一大憾事。現在由自己的祖國主導創辦「亞投行」,澳門特區就應藉此便利機會,爭取加入。至於如何解決澳門特區加入「亞投行」的身份問題,可以與國家有關部門討論。總之一句話,澳門特區無論是以何種身份加入「亞投行」,對澳門經濟發展都極其有利。特區政府應當像積極參與「一帶一路」那樣,把握機遇,積極與國家有關部門溝通協調,找到參與「亞投行」的得當、可行、有利的成事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