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主持經濟新常態轉型考驗梁維特能力魄力


昨日輪到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前赴立法會引介施政方針。本來,經濟財政政務領域是澳門特區政府表現最佳的政務領域之一,從十三年前開放賭牌以來,博彩業的迅猛發展,營造了澳門經濟高歌向前的表像,並因為賭稅的大豐收,而導致特區政府財政收入「豬籠入水」,每年的財政收入都比政府支出高出很多,因而政府可以遊刃有餘地實施各項社會福利,使得澳門成為鄰近地區以至是歐美以外地區社會福利最佳的地區。與鄰近地區近年的經濟發展受挫相比,澳門特區的經濟表現幾乎可以說是「一枝獨秀」,而政府因為「水頭充足」而可以廣施社會福利的「雨露」,單是一項現金分享就羨煞「隔離人」,使得居民對政府的施政滿意度也比鄰埠較高,政治反對活動也相對較少,因而澳門特區成為實施「一國兩制」的典範,習近平主席也熱情洋溢地稱讚「風景這邊獨好」。


但就在梁維特司長走馬上任的前夕,澳門博彩業收入卻呈現「六連跌」,到他向立法會引介經濟財政領域施政方針時,已是「九連跌」,特區政府也不得不把財政收入的指數調低。能否扭轉逆勢,將澳門經濟發展路向引導到「新常態」的正確健康軌道上來的艱钜任務,就擺在他的眼前,對這位被人們看好仕途的「紅三代」,也就是一個極為嚴峻的考驗。或許,這就是「天降大任於斯人也」,考察並考驗他的能力和魄力的「安排」。倘「考試」結果「OK」,第五任行政長官非他莫屬也。


曾記否?就在此前,當人們對澳門博彩業以雙位數的高速增長而高唱贊歌之時,筆者卻並不以為然,認為這種情況,與內地正在開展的反貪鬥爭,反洗黑錢鬥爭,及打擊出境賭博活動的鬥爭,頗為不合拍,完全沒有顧慮到中央及內地居民的感受,擔心將會引發中央的反感,及內地居民的妒忌,因而為文批評那種老是把「賭收高速增長」及「增加賭檯」掛在口邊的現象,並指出此與中央「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居安思危」的要求,背道而馳。批評的對象,除了是向政府開大口要賭台的賭商之外,也包括了梁維特司長的前任。


現在,「居安思危」的預警終於出現了,博彩業發展遭遇「拐點」,從雙位數增長逆轉為「九連跌」,而且跌勢未已,估計還將會「跌跌不休」,跌到澳門特區政府真正下定決心並付諸實施「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建設「世界旅遊中心」時為止。屆時即使是止住跌勢,也將難以重現前些時雙位數增長的「過熱」景象,而是與國家「GDP」增長百分之七的速度基本吻合,進入正常增長的「新常態」,其實這才是正常健康的發展和增長速度。因而說不好,澳門博彩業的「九連跌」,除了是經濟發展規律使然之外,似乎也隱然有著一隻剎住澳門博彩業「過熱」增長,促使澳門經濟回歸常態發展,並將中央「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居安思危」及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指示,當作「是一回事」的「大手」的影子。


當然,這只是「合理揣測」,實情並非完全如此。但無可否認,博彩業「九連跌」的主要形成因素,還是來自內地,來自中央實施的某些措施。比如,中央深入進行反貪鬥爭,及實施包含「反奢」在內的「八項規定」,使得貪官們不敢再在澳門賭場炫富擺威;而內地經濟下行,民企經營成本上升,資金流動並不容易,也使得民營企業主收斂「狂賭」心態。另外,由於中國與美國處於既合作又鬥爭的態勢,必須嚴格遵守反洗黑錢的國際公約,避免「授人以柄」,因而加緊對銀聯卡支付手段的控制,防止其成為清洗黑錢的主要渠道。……等等。在上述各種情況的疊加作用之下,澳門賭收不但是剎住了「過熱」的不正常狀態,而且還反過來出現了「九連跌」的有點不正常的狀況了。不過估計,當跌到各方面都認為這才是澳門博彩業營收的正常狀態時,就是止跌回升,而且進入約莫百分之七的「新常態」健康軌道之時了。


實際上,澳門博彩業「過熱」發展的「非常態」,不但是嚴重幹擾了中央的反貪、反奢、反洗黑錢,及打擊出境賭博活動的鬥爭,而且對澳門特區本身的其他各行各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具有澳門特色的飲食及手工企業等,形成了嚴重擠壓效應,促使兩極分化、貧富懸殊現象更為嚴重;青年雖然就業不難,失業業率全球最低,但創業卻不順,首先租金昂貴就難以應付;而博彩業的「過熱」發展也直接或間接地促成澳門的通貨膨脹率高居於周邊地區,嚴重影響居民的生活品質。這些,都是形成社會不安、民心不穩的氣候和土壌。


對此,中央應當是「有看法」的。也正因為如此,當習近平主席計劃來澳門出席回歸十五週年的系列活動之前,就摒棄了過去歷位國家領導人,包括尚未成為「一把手」,只是當時國家副主席,及及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自己,在來澳門訪問前夕,博彩業一片好景,以製造喜慶氣氛的現象;而是出現了博彩業「六連跌」的宭況,不刻意營造喜慶氣氛。這除了折射習近平主席極為滿意澳門特區的政治和社會發展情況之外,也在一定程度上是對澳門特區經濟發展尤其是博彩業發展態勢的「不正常」狀況的「敲打」。當然,也與習近平主席展現反貪鬥爭「老虎蒼蠅一齊打」,及堅定不移地執行包含「反奢」在內的八項規定,以及主張實事求,不搞形式主義,有著密切關係。


「春江水暖鴨先知」。對此,博彩業經營者尤其是貴賓廳經營者,是心知肚明的。因此,他們就不像過去當中央收緊內地官員出境手續時,就開聲大喊「開水喉」那樣,而是對其種種限制措施,包括銀聯卡在賭場使用等,都默不作聲,以免形成「頂風作案」效應。


澳門博彩業進入「新常態」後,貴賓廳的業績可能會大不如前,但對中場的影響將會不大,反而有所上升。這才是常態,因為貴賓廳的營運,從手段到方式,尤其是可以賒賬的做法,是巨大的漏洞,因而發生了「黃山事件」,澳門中聯辦主任李剛在全國「兩會」中也將之作為發言的典型。因此,這種曾為澳門博彩業發展發揮過重大「推手」作用的貴賓廳營運方式,應當成為博彩業中期檢討的重要內容。並非是要取締貴賓廳,因為既然存在就是有此需要,但必須對其營運方式進行調整,減少負面因素,包括降低其對內地反貪、反洗黑錢的幹擾,也包括堵塞本身營運的漏洞等。


梁維特司長曾經長期研究澳門,其所領導的發策中心為澳門經濟轉型作了大量研究,對此是有深刻認知的,因而相信他將能把澳門經濟發展引導到「新常態」的健康軌道上來。實際上,昨日他「初試啼聲」,就提出了不少好措施,連新華社記者也忍不住對他的欣賞讚歎,撰寫播發了專文,這在過去是極為罕見的。但是,這還只能是治標,尚未能治本,還須繼續努力。這既是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為維護澳門長期繁榮穩定的利益而奮鬥,也是為自己未來「更上層樓」積累政治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