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配合中央反貪也應是賭牌中期檢討重要內容


廉政公署昨日發出新聞稿,證實了《南華早報》前日的報導(見本報昨日的轉載內容)。與《南華早報》的報導內容,只是談到中央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部長黃樹賢希望「與澳門廉政公署加強追逃追贓務實合作」,內地和澳門的合作將加強《聯合國反腐敗公約》的執行力度等表述相比,廉政公署的新聞稿「更辣」。其中除了補強黃樹賢部長「推動內地與澳門特區反腐敗事業的進步,共同維護國家的根本利益」的內容之外,還引述國務院港澳辦公室副主任馮巍的談話內容說,特區的廉政建設事關整個澳門社會的發展,任重道遠。內地與澳門特區在反貪腐領域有著良好的合作,希望廉政公署能夠與相關機關加強聯繫、深化合作。並引述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的談話內容,指出最高檢察院希望能進一步密切與廉政公署的高層互訪,強化在打擊職務犯罪、追逃追贓方面的務實合作,推動兩地刑事司法互助安排的工作進程,創新多層次的人員培訓和業務交流機制。而張永春則作出了表態,廉政公署在做好自身反貪工作的同時,將一如既往配合內地的反腐敗工作,加強與監察部及地方監察機關的交流與合作,依法配合內地開展的追逃追贓工作,不讓澳門成為貪官和贓款外逃的中轉站或目的地。


這一事態顯示,過去兩年來關係中央把澳門諸多賭場納入反貪鬥爭的戰場,要求澳門特區政府予以密切配合,以至是中央將具有中紀委委員身份的李剛調來澳門出任中聯辦主任,主要考量之一就是為了加強對澳門賭場的監察,配合中央的反貪鬥爭,甚至是中央曾經派出專案團隊,到澳門深入相關賭場,徹查薄熙來等貪官在澳門豪賭及轉移貪贓、清洗黑錢的犯罪事實等系列報導,都是「有所本」的,即使是在細節上有所出入,但大致上卻是「八九不離十」。至於中央官員或媒體曾經放話對上述傳言予以「澄清」,可能當時主要是為了避免「打草驚蛇」,及穩住澳門博彩業市場和人心。而現在中央的反貪鬥爭已經取得重大成果,也已深入人心並獲得人們的熱烈支持;即使是在澳門博彩業從業者中,也已對中央將反貪鬥爭的觸角深入澳門各賭場,及因此而連帶博彩業收益出現「十連跌」,並有可能還將繼續跌一段時間,而習以為常,不再像過去那樣大驚小怪。還有,就是中央提前「有角色」參與甄選及提名、任命程序而產生的第四屆特區政府的主要官員和檢察長,都是中央信得過,也與行政長官崔世安同心同德,而且具有魄力和能力之士,完成能夠勝任配合反貪的任務。因而中央感覺到時機已經成熟,是到了公開「亮劍」的時候了。


實際上,澳門博彩業過去幾年的「虛熱」發展,賭收以雙位數的速率增長,除了是確實反映了在改革開放之後,內地已有一部分民眾先富裕了起來,擁有閒錢來澳門「小賭怡情」一番之外,更多的卻是那些貪官污吏,將貪污受賄得來的巨額贓款,偷運來澳門,或是經過某些中介人的網絡或「借貸」手段,在各貴賓廳內豪賭。當然,也不排除有某些民營企業主,出資給內地官員參賭,而換取官員在批地等方面給予「方便」,完成「權力尋租」的循環。另外,也可能會有貪官利用賭場作為轉移贓款,或清洗黑錢的重要渠道,從而干擾國家反洗黑錢的鬥爭。實際上,中國是聯合國系列反洗黑錢國際公約的簽署國以至是締約國,而賭場是洗黑錢的重要場所,一向為國際反洗錢機構所注意。尤其是「九一一」事件後,美國盯得更緊,但美資賭商卻要迫使澳門特區制訂「賭場借貸合法化」的法律。這就難免會讓美國反洗錢機構抓著「把柄」,質疑中國政府和澳門特區政府「反洗錢不力」。


還不能忽略的是,就是國外的情報機構,利用外國賭商在中國的澳門特區投資興建的賭場,模仿澳門賭場傳統的「大耳窿」借貸方式,引誘那些內地高官自覺或不自覺地墮落「天仙局」,以至欠下巨債,無法脫身,而情報人員就以交換「紅頭文件」等國家機密來作脫身。實際上,澳門的某家美資賭場的老闆,就與美國中央情報局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並協助曾任中央情報局局長的老布殊參選美國總統。因而不排除中央情報局籍著這個便利條件,派出其探員以「大耳窿」的身份,物色「下手」對象,引誘其「入谷」,讓其越輸越多,欠下巨債後,就脅迫其出賣國家機密,甚至是參加間諜組織,嚴重危害我國的國家安全。而另一家美資博企,則聘請退休的美國聯邦調查局探員,作其保安負責人。而按美國法律,情治機構的探員是終身探員,即使是已退休也還具有探員的身份。此舉就等於是在中國大陸的大門口安上了「釘子」。


更有甚者,年前某些在澳門經營的美國賭商,在上海等地設立辦事處,表面上是招徠內地官員到澳門「旅遊」參賭,實質上卻是暗中商定,這些內地官員在抵達澳門國際機場後,並沒有入境澳門,而是直接從澳門國際機場,轉乘這些美國賭商的私人商務飛機,飛去其在美國的母公司所設的賭場參賭,連入境簽證都一早為其辦妥。如果說,由於澳門是中國的地方,內地貪官在澳門豪賭,中紀委還可透過種種方式渠道,得以揭發的話(實際上成克杰、馬向東等省部級以至副國級的貪官,就是在澳門豪賭,而被中紀委發現,並經過抽絲剝繭而破案的),那麼,貪官在美國參賭則是「山高皇帝遠」,內地各級紀檢機關「鞭長莫及」,只能是徒呼嗬嗬。而且,還不排除美國的情治機構,利用貪官都有「好色」的特性,及他們可能各種職業的女性都已「品嚐過」,卻為尚未「嘆過金絲貓」而遺憾的心理,提供「風情萬種」的「金絲貓」給他們「品嚐」,而這些情治人員就暗中偷拍視頻,並以此為要挾,威迫其出賣國家機密,以至是參加間諜組織。


實際上,本來在十多年前,澳門賭場的賭客主要是香港或東南亞遊客,因而尚未成為內地高官的「大染缸」。在賭牌開放後,適逢中央對港澳實施「個人遊」等措施,而導致各賭場的客源,轉向內地居民,以至是各級官員。這樣,情勢就變得複雜了。一方面,由於在中場參賭人多環境複雜,而且有礙身份,貪官多會改為在貴賓廳參賭以至是豪賭。而一些貴賓廳的營運人員,為了拉住大客,運用了各種手段,加速這些貪官的墮落,及國家財產的流失。另一方面,那些籍著賭牌開放而加入的外國賭商,由於國家利益、政治立場、意識形態等方面的原因,不會協助內地各級紀檢機構的偵查工作,成為貪官們的「保護傘」,甚至是掩護外國情治機構的「策反」活動。


因此,整頓貴賓廳的營運,以配合中央的反貪鬥爭以至是反間諜鬥爭,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的利益,也應當成為博彩業中期檢討的一個重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