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做好的士牌照新舊交接工作消除民怨源頭


因應政府於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八年間發出的二百三十個具年期的士牌照中,第一批共六十個將於今年五月至十二月陸續到期,交通事務局日前約見的士業團體,介紹相關情況。據指出,屆時交通事務局將會按照的士牌照到期的先後次序,陸續向相關的士牌照持有人發出信函,提醒其到交通事務局辦理執照退還手續,包括向行政當局退還牌照,及為原先用作的士之車輛申請註銷或辦理更改車輛用途手續。若已屆滿年期之的士繼續經營的士客運業務,將被視為從事「白牌車」違法活動,可被罰二萬五千元。交通事務局又指出,該局將會繼續評估公眾對的士服務的需求,適時透過增發新的士牌照,以對的士數量作出補充,其中計劃於今年上半年開展二百個普通的士牌照及不少於一百個特別的士牌照的公開競投,力求從多方位緩解市民大眾對公共交通服務的需求。此外,政府現階段亦正草擬《檢討輕型出租汽車(的士)客運法律制度》,當中亦會深入考慮未來的士發牌政策,務求使未來的士服務能最大程度符合特區整體利益及滿足居民及遊客的出行需要。


真是「有咁啱得咁喬」,也就在此部分的士牌照新舊交接,亦即具年期之的士牌照陸續到期,政府準備進行新牌照公開競投,以填補被註銷牌照的「空缺」的關鍵時刻,是汪雲的交通事務局局長職務任期屆滿之際,但他已因個人理由,致函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表達自己不欲續任之意,而羅立文司長也已接納了汪雲的辭職。但是,其繼任人安排,當局至今尚未公佈。羅立文司長曾經承認,其屬下工作團隊每隔一段時間換人,會令工作不理想,影響部門工作,但暫未有接任局長人選。相信除公務員外或在社會尋找人才,希望盡快找到人選,包括交通事務局局長。


然而,直到交通事務局正面臨部分的士牌照進行「新舊交接」此一重大行政業務之時,特區政府尤其是其主管上級運輸工務司,尚未宣佈新局長的人選,也沒有開展或會進行的新局長人選公開競投的工作,連「安民告示」都尚未發布,恐怕將會嚴重影響新的士牌照開投的工作,以至是造成「青黃不接」,使得本已是造成「民怨」重要源頭的交通問題,更形惡劣,損害市民和遊客的出行利益,更不利於建構和諧社會,更不利於落實貫徹中央對港澳事務的重要方針之一的維護港澳長期繁榮穩定的利益。因此,應當及時宣佈交通事務局新任局長的人選,並讓其提前介入計劃於今年上半年開展的公開競投二百個普通的士牌照及不少於一百個特別的士牌照的準備工作。


誠然,「死了張屠夫,不吃渾毛豬」,在為新的士牌照進行公開競投,及其準備工作的過程中,即使是交通事務局長「缺位」,或是汪雲因等待職權交接而處於「留守」狀態,交通事務局的工作人員,仍將會全力以赴,盡忠職守,做好相關工作的。但畢竟這是在缺乏領軍人物的情況下進行的,可能將會令工作人員的努力,事倍功半,因為沒有主心骨人物的統一指揮及協調主導,就將會「倒瀉一蘿蟹」,手忙腳亂,越忙越亂。倘此,就將會使得本來就已是最大的「民怨」之源的交通問題,由於處置欠妥,而更是成為「火藥桶」,在「有心人」的擺弄之下,轟然爆發。此非譁眾取寵,勿謂言之不預也。


實際上,本來在澳門的幾個「民怨」源頭大難題中,「上樓難」的居住問題為首。但在行政長官崔世安的高度重視,先後提出「萬九公屋」及「後萬九公屋」計劃,並指揮相關部門集中資源和精力,加快公屋興建速度,及安排符合條件者陸續入住公屋後,這方面的「民怨」雖然仍然存在,但已有所消減。而隨著公共工程的開展佔用道路、大量外來遊客使用交通資源、車輛增長增加道路負擔等幾個重要因素的加疊發酵作用,「交通難」問題已經超越「上樓難」問題,成為構成「民怨」的最大因素。而且,「交通難」問題比「上樓難」問題更加複雜的是,其本身有著循環疊加互相影響的問題,不像公屋,只要能上樓及解決社區設施,就可基本到位。實際上,「交通難」的問題更為嚴重更為複雜,往往呈現疊加積累的「怪圈」現象。就以一個簡單的事例來說,市民由於搭不到巴士或的士,只好自己買車代步,這就導致道路更為擁擠;而駕車到達目的地後,又要找尋車位泊車,兜兜轉轉都找不到車位,可能會導致尋找車位的時間,比已在塞車狀態下的行車時間還要長得多,這就更進一步增加道路擠塞的程度。這就迫得不少擁有兩地車牌的居民,在假日駕車購物時,寧願駕車到車位相對寬鬆的珠海超市,也不願在澳門消費,為尋找車位而滿頭生煙,盡管珠海的物價尤其是精品蔬菜的價格,並不比澳門便宜。


羅立文工程師作為葡裔居民,願意按照基本法的規定,選擇中國國籍並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而獲中央政府按照崔世安的提名任命為特區政府主要官員之一,為特區和國家效勞,這值得欣賞、歡迎及支持,也體現了葡裔居民在符合相關條件下,也是「澳人治澳」的主體力量的精神。但畢竟他是葡裔居民,在思維定勢及意識習慣等方面,可能會與華裔居民存在著某些差異,這就需要用更多的精力,瞭解及領悟中國的國情,尤其是中央政府對港澳事務的方針政策。而不能以「單純業務觀點」來處理行政事務,既要「埋頭拉車」,更要「抬頭看路」。年前某葡裔官員在安排「國際煙花節」的施放日期時,竟然將其中一場安排在中國「國恥日」的九月十八日進行的烏龍情事,今後應當盡量避免再次發生。


實際上,的士牌照的「新舊交替」,儘管表面上看是單純的行政業務問題,但卻也充滿了政治因素,尤其是中央政府在港澳事務上的治國理政方針之一,那就是維護澳門長期繁榮穩定的利益。正如上述,「交通難」已經成為澳門「民怨」是最大源頭,而「打的難」則是構成「交通難」的重要因素。倘未能妥善解決此問題,就必然會與中央維護澳門長期穩定的要求相悖,而且也不利於澳門特區落實中央政府所交付的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任務。


因此,羅立文司長應當站在舒緩以至消除「民怨」,以「以人為本」精神向市民和遊客提供優質交通服務,建構和諧社會,維護澳門長期繁榮穩定的高度,領導屬下的交通事務局,做好部分的士牌照的「青黃交接」工作。而當務之急,就是盡快落實甄選或公開競選新局長的工作,讓交通事務局全體工作人員在有「龍頭」的帶領之下,積極發揮好「龍身」和「龍尾」的作用,將此工作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