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藉的士牌照競投機會進行改革提高質素


交通事務局日前在約見的士業團體時透露,由於今年有六十個具年限的士牌照陸續到期,明年亦將有一百七十個的士牌照到期,因而交通事務局將會繼續評估公眾對的士服務的需求,適時透過增發新的士牌照,以對的士數量作出補充。其中計劃於今年上半年開展二百個個普通的士牌照及不少於一百個特別的士牌照的公開競投,力求從多方位緩解市民大眾對公共交通服務的需求。此外,政府現階段亦正草擬《檢討輕型出租汽車(的士)客運法律制度》,當中亦會深入考慮未來的士發牌政策,務求使未來的士服務能最大程度符合特區整體利益及滿足居民及遊客的出行需要。


正如前述,交通問題已經成為澳門「民怨」的最主要構成原因,而「打的難」則是構成「交通難」的最主要因素之一,而且與其他構成「民怨」的因素相比,「打的難」不但使澳門居民受害,更是延禍於外來遊客,損害澳門的旅遊形象,不利於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因此,妥善解決「打的難」的問題,不但是能夠體現特區政府「以人為本」的治澳思路,紓解民怨,建構和諧社會,維護澳門社會長期繁榮穩定,而且也有助提高澳門的旅遊環境形象,落實貫徹好中央政府賦予澳門特區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任務。


然而,近年來「打的難」的現象卻越趨惡化。本來,現存的的士數量,僅夠勉強應付六十萬澳門居民的需求;而在賭牌開放,及內地實施「個人遊」措施之後,每年有數千萬內地和境外遊客湧來澳門,在最方便外來遊客使用的軌道交通遲遲未能建成使用,而外來遊客也不熟悉巴士線路的情況下,的士就是廣大遊客最適用的交通工具。但由於政府對的士牌照實行限額管制措施,使得乘客與的士之間的供求關係,呈現嚴重的失衡狀態,「僧多粥少」的現象十分嚴重,因而我們就可以看到,在一些遊客常到的旅遊地點,如大三巴、未有更改前的民政總署門前等,經常是數十名遊客在等待的士。這與臺北市隨手隨處可以招到的士的極為方便情況相比,真有天淵之別。


「物以稀為貴」。由於的士供求關係嚴重失衡,成為明顯的求方市場,因而價格法則就充分發揮作用。再加上市內交通擠塞,的士走一轉所費時間增多,導致經營成本增加,的士司機為「挽回損失」,而向遊客多取車資,甚至還有的士司機中的個別「害群之馬」故意濫收車資,這就在「打的難」的基礎上,再增加一個濫收車資及拒載等的問題,導致澳門特區的士服務素質之劣,「臭名遠播」。不但是嚴重損害澳門特區的形象,而且倘是「上綱上線」,也不利於向台灣地區宣揚「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優越性。


「丁丁碰到定定」,就正在居民和遊客都正在為「打的難」而怨氣沖天之際,「黃的」即電召計程車的牌照期限屆滿,雖然曾獲延期,但終究交通事務局與其「談不攏」而宣佈不與「黃的」續約,而此前政府卻並沒有引入新經營者來營運「黃的」,這就使得「打的難」的問題形惡劣。再加上今年將有六十個的士牌照陸續到期,明年亦將有一百七十個的士牌照到期,這就將會導致「打的難」更是「雪上加霜」。因此,既然交通事務局計劃於今年上半年開展二百個個普通的士牌照及不少於一百個特別的士牌照的公開競投,就應及早籌劃,盡快實施,以填補上述的士牌照到期留下的「空缺」,遏止「打的難」問題進一步惡化。


而且,交通事務局更應籍著公開競投的士牌照的機會,研究對的士發牌制度的改革,提高的士服務的素質,以改善澳門的旅遊形象,為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服務。首先,在進行的士牌照公開競投時,必須防範及遏止大財團以「圍標」、「綁標」的方式,聯手壟斷的士牌照,並刻意扯高的士牌價,讓一些也有意參與競以自行創業的的士從業員,不得其門而入。


實際上,在過去的公開競投的士牌照活動中,這種情況已經有所抬頭。以年前的一次公開競投為例,奪得牌照者中出價最高的達一百二十八點八九九萬元,最低價也有一百零一點二一一萬元。而永久性的黑的牌照更是被「炒」至近一千萬元。這就使得的士牌照不單止是生產工具,更是投資工具,具有炒賣價值。


這將造成甚麼樣的後果?大財團「以本傷人」,高價投得的士牌,壟斷的士行業。高價投得的士牌照的大財團急於收回成本,就提高租金,而本身沒有的士牌照之的士從業員,只得被迫以極高的租金向車主租車營業,司機只好以濫收車資等手法來應付經營成本,可能會導致的士濫收車資的情況更為嚴重,或是拒絕走短程及進入回頭客率較低的老城區,而只顧在賭場、碼頭等地等客,供求需求更形失衡。


因此,有必要參考臺北市的的士管理制度,將發放的士牌照,由公開競投改為只要符合條件的,都可申請。這有利於一些的士司機自行創業,無須受貴車租昂貴之苦,又反過來可以減少濫收車資的現象。即使是認為不便於借鑒臺北市的士發牌制度,仍需進行公開競投,也宜對的士從業員網開一面。比如,對那些因為政府不與「黃的」續約,而導致失業或被迫租用極高租金的士營業之的士司機,以及已經從業多年而沒有自置的士,而又希望能自行創業的專職的士司機,可在經嚴格甄別後,對他們採用「加分」方式,設計一個公式,以專職司機的從業年期、服務素質等,折抵若干競投標價,使得他們參與牌照競投時,享有「加分」優惠。當然,更應注意遏制大財團「圍標」、「綁標」的做法。


另一方面,近期警方加緊對違規的士的檢控,如在這個復活清明連假,警方每日都有出動檢控違規的士,讓人感到警方「有做嘢」,怨氣稍有放緩。外來遊客因為不一定會閱讀或收看本地媒體,未必會知道此情況,但也可從的士司機在警方檢控違規現象的震懾之下,服務態度大為改善,而給澳門旅遊環境的形象按個「贊」。


不過,嚴格執法,可能又引伸出新的問題,就是的士在黃虛實線上落客的問題。盡管是上落客即走,也遭受檢控,這也是一個難題,的士從業人員及不少有需要的市民和遊客也有意見。交通事務局和治安警察局、民政總署等相關單位,應坐下來協商,定出一個符合各方利益最大公約數的指引,既要依法行政,又要體現「以人為本」,方便市民和遊客。


適當引進新科技,也是改善的士服務的一個方法。本欄曾介紹過的內地正在風行的打車軟件,就可以考慮引進。當然,澳門與內地不一樣,外地遊客比本地居民多,他們雖然早已習慣了使用打車軟件,但由於內地與澳門已經是不同區域,電話區號和軟件都有差異,可能會有適應的問題。至於香港、台灣地區和外國的遊客,可能就連打的軟件是什麼也「莫宰羊」,倘真的引進,就宜在介紹澳門旅遊的資料中予以宣傳引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