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人心正在起變化警方執法環境趨向有利


從保安範疇的施政方針引介及辯論中,有幾項具體內容發生了明顯的輿情變化,可見在時勢的發展及周邊地區政治態勢的衝擊下,尤其是中央政府和行政長官崔世安在甄選新一屆特區政府主要官員及檢察長的人選的過程中,堅持「新人事新氣象」的方針,擺脫了「為組閣而組閣」的單純技術及行政觀點,而是起用了一批能與行政長官團結合作、服從其領導,同心同德、齊心協力共同依法施政的基礎上,而且也具有敏感的政治靈敏度,堅定的法治和法制觀念,充滿熱情的「以人為本」精神,奮發向上的蓬勃朝氣,走群眾路線的「科學決策」態度,都具有「想做事、會做事、能共事、幹成事、不出事」,及「政治上靠得住、工作上有本事、作風上過得硬、市民大眾信得過」的特點,形成「新人事新氣象」對新人,而且他們在習近平主席面前宣誓就職後,果然不負眾望,表現出「軟的更軟」——在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方面「俯首甘為孺子牛」地竭誠為市民服務;「硬的更硬」——在依法行政,及維護社會穩定,打擊違法活動方面決不手軟,獲得人們的普遍讚賞,因而促使人心正在悄悄地發生轉變,朝著有利於特區政府尤其是保安範疇依法行政的方向發展。因此,行政當局尤其是警方應當緊緊抓住這個有利時機,擴大成果並將之鞏固下來,為保持澳門長期繁榮穩定的利益,創造一個更安全的環境條件,以利於進一步掌握執法的主動權,提高執法效率,最大程度地減少犯罪和偵破各類犯罪案件,盡最大努力避免重大社會安全問題和國家安全問題的發生,維護社會穩定和市民、遊客的安全。


人心變化的例子之一,是對待「天眼」的態度。曾記否?當年黃少澤司長的前任張國華提出,為維護社會治安,提高破案效率及品質,計劃安裝「天眼」時,不但是反對派團體「群起攻之」,而且還有幾個議員在立法會上猛烈轟擊,指責這是「損害私隱」以至是「侵犯人權」,甚至還臆想這是特區政府控制反對派團體活動的「獨裁管治工具」。由此,特區政府安裝「天眼」的計劃,曾經一度受阻。


而現在,黃少澤司長在保安範疇二零一五年施政方針中,專列一章《提升警務技術,強化防控執法能力》,理直氣壯地宣佈保安當局將借助先進的設備協助傳統巡邏執法行動,確保治安防控和秩序管理工作的有效進行。今年將實質推動落實公共安全監測設施(即「天眼」)的裝設事宜,在尊重個人私隱的前提下,使其成為維護公共安全的有效方式。卻不見有任何團體提出異議,連反對派團體也已不再「嗆聲」,至少是不反對。相反,還有議員急切地詢問,何時能完成安裝「天眼」的計劃,並要求加快進度。而黃少澤司長和警察總局局長馬耀權則茲由淡定地回應稱,目前正在展開第四階段的「天眼」鏡頭設點研究,八百支「天眼」建議安裝在僻靜和存在安全隱患的地點。在四個階段的一千六百二十支「天眼」鏡頭安裝完成後,標誌「天眼」鏡頭整個項目在本澳佈局基本完成。


實際上,「天眼」是維護社會治安的很好工具,對於發現破案線索,及預先覺察或將會發生犯罪活動,以至是對犯罪分子發揮心理震懾作用等,都大有好處。即使不是社會治安事件,對於一些民事案件,比如是否推跌了人等,都可以還原事實真相,化解矛盾。另外,對於疏導出入境人群,在節假日對遊客高度集中的旅遊景點進行人流管制安排,以至是交通管理,還原交通意外的事實及過程,都將能發揮很好的作用。從現在社會普遍接受「天眼」的現狀看,市民們的心理已經趨向成熟,而反對派團體也已知道,倘在安裝「天眼」問題上「為反對而反對」,只能是暴露他們要攪亂澳門,並成為刑事犯罪分子的「保護傘」的禍心,而更不得人心,因而不得不「順應民意」,不再反對警方安裝「天眼」的計劃。


延而伸之,警方提出在口岸的出入境系統設置面容識別系統,也就是時機「水到渠成」了。黃少澤司長就在立法會施政辯論會上表示,除自助通關系統外,今年將在出入境系統設置面容識別系統。在該套設施安裝好後,若當局收到情報或記錄,當屬危險人物,或犯罪有風險人士出入境時,面容識別系統有助當局第一時間識別。而議員們對此構思計劃,均沒有表達異議。這在過去來說,是不可思議的。


其實,在口岸的出入境通關系統安裝記錄面容及指紋的設施,在世界各地早已通行。不要說,在一些公民意識和財政能力都比澳門弱得多的國家和地區,如東南亞的一些國家等,早在多年前就已實行,就是在歐美國家也早已實行,這些國家的人權意識甚強,都沒有人反對。最近我國台灣地區的國際機場也已引進了類似的設施。因此,澳門特區也很有必要在各通關口岸,安裝類似的設施,而且單是面容識別系統仍不足夠,還需附加記錄指紋的設施。這樣,就將不但能揭發及阻止危險人物混進澳門,而且也越來越發現嫌犯,協助警方順利破案,緝拿逃犯。


而由於本地居民在辦理身份證時,早已登錄了其面容和指紋資料,因而口岸的相關設施,只是針對遊客,並不及於本澳人士,因而反對派就就更沒有理由反對。因此,這是一個極為有利的時機,應當盡快去做,不要拖三拉四,像輕軌工程那樣嚴重滯後。


人心變化的例子之二,是對待警方遏制派發色情單張的態度。當初警員在制止派發色情單張的活動時,有反對派團體尤其是某位議員為被拘捕者強出頭,譴責警方,甚至還鬧得「動靜」很大,鬧到了廉政公署。


現在,由於有「保護傘」庇護,加上司法官員對派發色情單張是否屬於刑事犯罪活動,有其自由心證的不同理解,因而派發色情單張的行為越鬧越凶,從單張派發演變為「天女散花」,令到市民們不堪其擾,而且也嚴重影響市容和城市形象。正因為如此,人心開始悄悄發生變化,變成討厭了這種行為。尤其是在黃少澤司長及警方的新任官員「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是摧毀「沙圈」之下,人心大快,更形成對派發色情單張行為的極度反感。現在,反而是支持警方執法了。但卻遭到適法的問題,還需要透過修法加以嚴謹清晰,以方便警方執法。


還有一些變化,就是對過去某些習非成是,被顛倒了的認知,再顛倒過來,恢復其正確原貌。比如,曾經的遊行活動組織者未按警方指引路線行進,警員依法阻攔時就予以衝擊,甚至動用武力,過去是被當作是正當行為,並譴責警方的執法。而近來的遊行活動,基本上都能遵守警方的路線,而且還有一些遊行隊伍還安排了糾察隊,因而基本上是以和平方式進行。


相反,從這兩天黃少澤司長在辯論時提出的許多問題,反而是暴露了法律規範的滯後性,警員在執法時難以適應的問題,因而十分的無奈。這對於作為澳門特區唯一立法機關的成員來說,應是有著警醒及鞭策的作用,今後議員們在立法時,應當使其所立的法律更為科學合理,不要與現實環境脫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