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以制訂「反釘子戶條款」解決善豐重建難題


沉寂了一段時間的善豐花園事件,再次引發全澳關注。由於善豐花園的拆卸重建或修復方案遲遲未能確定,最近又發現樓體有新的裂縫出現,難免引發善豐花園小業主和住戶的心有所躁動,有百多人前晚在善豐花園門外和平集會,並點起蠟燭及拉起橫額,請求政府主動介入啟動善豐花園重建工作。儘管他們畢竟大多是愛國愛澳人士,吸取香港「佔中」教訓,沒有象過去那樣「佔領馬路」,但也因為警方為維持秩序,封閉了其中一側馬路。幸好,小業主們的自覺及克制,讓反對派團體無縫可叮,因而整個和平集會進行得很平和,並按時結束。但這也充分反映了善豐小業主們的心聲,特區政府必須予以高度重視,並接納他們訴求中的合法合理的部分,儘早作出明確的決策,以避免這一事態發酵為新的社會不穩的一個源頭。而政府發言人辦公室能夠及時發出新聞稿回應事件時,表示充分理解善豐小業主依法及理性地表達的訴求,並重申特區政府持續高度關注善豐事件的處理進度,跟進工作從沒鬆懈,相信能在一定程度上舒緩小業主們的躁動之心。但不能只是停留在口頭安撫之上,還應當將行政長官崔世安在日前舉行的緊急會議上的指示,化為具體行動,繼續與業權人協調斡旋,在依法的前提下促進所有業權人盡快取得共識,落實善豐花園的解決方案。


實際上,善豐花園事件發生已有兩年多,盡管特區政府及其相關部門想盡辦法,安置善豐花園的小業主或住戶,街坊總會也積極協助,重現了當年街區互助會守望相助的老傳統。但畢竟在事件發生已經兩年多之後,政府仍然未能提出一個全面而又妥善的解決方案,令到處於「流離失所」狀態的受災戶,無論是日常生活還是工作、學習,都大受困擾。因此,他們的煩躁及焦急心情,可以理解;將心比心,更值得同情。一個月、兩個月,由於「爆柱」的陰影籠罩,掩蓋了小業主和住戶們的生活不便,因而當時尚可忍受;但一年、兩年過去了,他們重返家園的夢仍難圓,生活不便的矛盾就上升為主要矛盾,這就難辦了,總會有「谷爆」的一天,從而釀成社會不穩定因素的苗頭,而反對派也將不會輕易放過這個難得的機會,勢必會煽風點火,將部分小業主的不安及不滿情緒煽旺起來,屆時再進行「維穩」的難度就將會幾何級數地增大。


自新一屆特區政府成立後,牢記習近平主席在澳門作出的四點希望指示,繼續奮發有為,不斷提高特別行政區依法治理能力和水平;繼續築牢根基,努力促進社會和諧穩定。在獲悉善豐花園發現新的裂縫的消息後,行政長官崔世安當即召集並親自主持緊急會議,並對解決問題作出了指示;隨後工務運輸司司長羅立文又緊接著主持了具體落實崔世安指示的緊急會議。不過,雖然承諾在一個月內作出決定,但仍然是停留在繼續與業權人協調斡旋的階段,並沒有表明有關決定是否涉及修復或重建。


這就是解決善豐花園問題的癥結所在:「卡」在了滯後的法律,受阻於外地專家年前的勘查報告上。實際上,現行的相關法律規定,必須有百分之百的小業主都同意,才可拆卸重建。本來,這是體現民主及保護私有財產的精神,但卻忽略了特殊情況,尤其是絕大多數人的權益。結果,只是一兩個小業主充當「釘子戶」,就妨礙了百分之九十八以上小業主的業權權益和居住正義。


這就讓民主的性質完全變質。本來,民主的真諦是,「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但在解決善豐花園事件中卻未能充份體現出來,變成了「極少數綁架大多數,大多數無奈何於極少數」。其中一兩個小業主的行為,是典型的「釘子戶」行為。


或許,當初政府的解決方案是傾向於修復,而外來專家的勘查報告並沒有將「爆柱」定為危樓,而建議以修復為主,也多少是察言觀色政府態度之作,--因為由於有上述的「百分百同意」條文規定的限制,導致拆卸重建的法律成本太高,沒有把握完成,因而就傾向於相對較易的修復方案。實際上,一、兩戶的「釘子戶」,就已綁架了其他小業主和住戶的合理合法權益。這就折射了這個「百分百同意」條款的不合理之處。


本來,這條「百分百」條款,只是對沒有意外的常態情況,因而就此而言,確是有其合理之處。但由於其並未有考慮到「緊急意外」的情況,就使得懷有各種個人目的地少數人,擁有了綁架大多數人合理合法利益的「利器」。在經過兩年多來的生活嚴重不便,及對自身安危的權衡,還有對自己物業附加價值的計算,善豐花園的小業主和住戶進行了認真的思考,原本主張修復的住戶,也逐漸轉向主張拆卸重建。實際上,不要說,修復之後的善豐花園,仍然是「帶病」之樓宇,而且未能修復地基,住戶就將是居住在一顆「未爆彈」之上,終日忐忑不安了,就說是「價值功利」吧,現在樓市有價,而且還極為高昂,但修復的二手舊樓,轉手出賣其售價肯定大打折扣。而折卸重建則是一手新樓,還是按照最新的技術指標建造,其「含金量」將比即使是沒有發生「爆柱」的善豐花園舊樓還要高得多,轉手出售的售價肯定理想,而且還是「皇帝女唔懮嫁」。相信這也是部分小業主轉向的原因之一。甚至連其中的一戶「釘子戶」,也已接納了拆卸重建的方案。現在最後只剩下一個商舖,「我自巋然不動」。


這個商舖的業主有何想法,我們不是他肚子裡的「蛔蟲」,不得而知。但這樣的做法,只能是暴露了其自私自利的心態,以一己之私來綁架絕大多數小業主的利益。這就暴露了大問題,因為現在的一些危樓,無法拆卸重建,基本上是受到「百分百同意」條款的束縛。當然,不盡然是個別小業主為私利而不顧多數人利益,也出於其他客觀原因,如有小業主移民他往難以聯絡,也有家族遺產繼承的糾紛使然。總之,「百分百條款」已經成為舊區重建,或都市更新的重大絆腳石。


因此,是否可趁著處理善豐花園的機會,對「百分百同意」條款進行改革,由政府向立法會提交相關法律修訂文本,專門針對「釘子戶」的行為,制定「反釘子戶條款」,無須百分之百同意,也可拆卸重建危樓,反制個別人「阻住地球轉」。但外地專家的勘查報告說善豐花園並非是危樓,又如何辦?習近平主席曾在澳門說過,「只要精神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這個「辦法」就是,這份報告已經兩年多,未能預見到此後發生的新情況,亦即又發現了新的裂縫。由於情況發生了新的變化,當時的勘查報告已經「過時」,應進行新的勘查工作,並據澳門的標準而非外地的標準,作出「危樓」的結論。這樣,既可以滿足善豐花園多數小業主拆卸重建的意願,又不會「得失」那些外地專家們。當然,更可避免「行政隨意性」之非議。


習近平主席曾勉勵特區政府新一屆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要勇於擔當、敢於碰硬」,其內涵也包括不要墨守陳規。現在,是考驗他們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