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橫琴新區功能或正趨近澳門特區的設想


繼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在廣州南沙舉行掛牌儀式後,廣東自貿區三大片區之一的橫琴新區片區,也於昨日舉行掛牌儀式。自此,澳門特區與橫琴新區的合作形式,在此前的《粵澳合作框架協議》和國務院向橫琴提供優惠政策的基礎上,更上層樓,在經濟政策上更為趨同。但由於受到「WTO」體制的限制,橫琴只是作為「WTO」主權國家成員體的中國的一個細小的地方區域,無法直接與作為「WTO」單獨成員的「中國澳門」締結任何帶有「自由貿易區」性質的協約,因而橫琴新區與澳門特區的經濟合作,尚未能達成兩地結合為一個「小自貿區」的層次,亦即所謂「融為一體」的美好願景,仍將難以圓夢。


與廣東自貿區掛牌儀式一樣,橫琴片區的掛牌儀式也是隆重而簡單。說其簡單,是因為必須執行習近平主席的「八項規定」,不能「大操大辦」;說其隆重,是因為如同廣東自貿區的掛牌儀式一樣,橫琴片區的掛牌儀式也有「副國級」的領導人出席。前者,是身兼中共廣東省委書記的中共政治局委員胡春華出席並主持了揭牌儀式;後者,是曾任澳門特區行政長官的全國政協副主席何厚鏵,出席並主持了揭牌儀式。不過,在出席儀式的次一級負責人的層次上,則有所差異。前者,有廣東省長朱小丹;後者,則是珠海市長江淩。此當然是符合「禮制」規格,畢竟廣東自貿區是「總公司」,橫琴片區是「分公司」,因而廣東省長與珠海市長是與其相對應的,符合所謂「比例原則」。


湊巧的是,澳門特區政長官崔世安都沒有出席上述兩個揭牌儀式。前者,是他正在福州市出席「閩澳高層會議」;後者,他需在澳門先後會見國家發改委副主任何立峰及亞洲武術聯合會新一屆執行會主席霍震寰。但竟是兩項會見活動與於上午舉行的揭牌儀式存在著時間差,而且長隆國際會議中心距離澳門這麼近,不足十公里,而且過關也可特殊安排。


何立峰是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福建省尤其是廈門市任職時的直接下屬,關係密切,因而現在被委以主持編製《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戰略文件的重任,而且還正在編制國家「十三五」規劃。可能崔世安對此更感興趣,實際上他昨日就對何立峰表示,澳門特區政府將會積極加快深入研究在國家「一帶一路」的建設發展中,澳門特區如何發揮自身優勢;並且根據中央指示,把澳門發展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和「中國與與葡語系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為國家發展作出努力和貢獻。而在這過程中,更需要多向國家發改委,其他相關部委及和國家的學術研究機構取經。或許,在澳門特區政府的眼中,廣東自貿區橫琴片區固然重要,但澳門特區參與「一帶一路」更為重要。參與區域合作,總有一個「主次輕重」之分。實際上,按照西方媒體的說法,儘管「一帶一路」和四個自由貿易區都是中央的集體決策,但「一帶一路」是習近平主席提出的重大倡議,而自由貿易區則是李克強總理瀝心經營的。


如果說,橫琴片區是次一級的「分公司」,被賦予相當於地級市的廳級的行政職能,珠海市是地級市的行政區劃位階,而澳門特區則是屬於省級的地方行政區域,因而崔世安在另有要務的情況下,未必就一定要出席橫琴片區的揭牌儀式。也正是基於「對等」的原因,因而澳門特區政府只是由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與珠海市長江淩簽署《珠海市人民政府和澳門特區政府關於成立廣東自貿試驗區橫琴片區建設珠澳合作機制的協議》,並由兩人共同擔任橫琴片區建設珠澳合作機制的召集人。不過,在體制上,澳門特區政府的司長相當於內地地方政府的副省長,也已屬於「高配」。實際上,閩澳高層會議所達成共識之一,是雙方確立不定期會談機制,由澳門特區政府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與福建省副省長鄭曉松作代表,這正好是吻合梁維特「副省級」的行政位階。


但坊間對行政長官崔世安未有出席橫琴片區的揭牌儀式,還有另一種說法,那就是澳門特區的官民,對橫琴新區的發展定位,尤其是與澳門特區的合作關係,頗有微言。除了此前澳門人反應較為強烈的「高門檻」、「大門已開,小門未開」,並不盡如中央賦予橫琴優惠政策的原意之外,恐怕也與兩地利用橫琴的思路不同有關。


澳門的思路,除了是按照《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規劃,及國務院向橫琴賦予特殊優惠政策,都是為了配合澳門特區必須落實貫徹中央政府所賦予「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戰略意圖的原意之外,近年由於要建構和諧社會,消除民怨,希望能在此基礎上,增加一些新的合作內容,讓橫琴新區為澳門特區分懮解怨。比如,引發澳門民怨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上樓難」。但澳門已無土地興建公屋,新城填海區A區的公屋計劃,卻又在短期內尤其是崔世安的第四任行政長官任期內全部完成,因而希望能向橫琴新區購買十平方公里土地,以興建公屋住宅及為中小微企業提供可持續發展的土地資源。由此,澳門方面希望得到的,是能夠盡快動工的現成土地,但廣東方面卻是打算提供填海地,這比新城填海區A區的見效時間還要長得多。


又如,澳門已經步入老年社會,養老壓力沉重。特區政府曾設想在崔世安的家鄉江門市買地興建養老院,但卻不符合不能以政府名義買地的國家政策規定,因而此計劃告吹。在橫琴新區成立後,澳門特區政府希望能在「特事特辦」的橫琴新區實施此計劃。但仍將遇到兩道「坎」,一是上述的國家政策在橫琴新區能否靈活調整,二是澳門特區的設想,是否與橫琴新區所追求的「高檔房地產」發展策略相衝突? 另外,澳門方面也希望,在澳門尤其是路氹大型酒店務工的內地僱員,在橫琴住宿休息,以減輕澳門的居住及拱北--關閘通關的壓力。但這是否也與橫琴新區的「高檔樓宇」發展策略相抵觸?


澳門希望橫琴為其「紓壓」,珠海則希望澳門為橫琴「輸血」。雙方的思路顯然是有衝突,但如處理得好,是可以化衝突為調和、交融,就看如何以政治智慧處理。江淩市長昨日有關「沒有澳門,就沒有珠海經濟特區,也不會有橫琴自貿片區」的談話內容,及圍繞澳門的經濟適度多元化建設相關的產業發展平臺和公共創業平臺,包括正在建設的澳門青年創業平臺,為澳門青年到橫琴創業提供一個更好的平臺,以及希望在其他方面也能夠跟澳門進一步合作,包括支持澳門在橫琴建立一個澳門的「新街坊」,希望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探討一種新的社區發展方式,對接澳門的醫療、養老等相關服務等的新思路,卻好像發生了微妙變化,有了轉機,較為趨近澳門特區的設想思路。倘確如此,也就讓人感到,省政府將曾經從事政策研究工作,也曾長期在東莞工作,因而政策水平較高的江淩調任珠海市長,並負責橫琴新區與澳門特區合作的工作,是一個正確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