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互聯網輿論態勢正在發生重大變化


近日有關澳門大學橫琴校區學生宿舍樓失火,而導致學生及校方與個別採訪記者發生衝突一事,在互聯網上「炒」得火熱。筆者雖然在詳盡閱讀了爭論雙方的論點論據後,有著自己的看法,但作為新聞工作者,是屬於爭論中的其中一方的群體成員,需要作出利益迴避,因而不予公開置評。讀者諸君可從爭論雙方的論點理據中,進行對比分析,以判斷出是非曲直。


筆者感到興趣的是,透過這場爭論,發現澳門互聯網上的輿論環境,已經悄悄地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正能量輿論正在向上提升,並開始佔據網絡輿論陣地的制高點;而不利於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的利益,不利於保持澳門特區長期繁榮穩定利益的輿論,其「地盤」卻漸趨縮減,並向下沉淪。這個發展態勢,與習近平主席極為重視網絡安全,提出「沒有網絡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沒有信息化就沒有現代化」的重要論述,並親自擔任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組長,推動以正能量言論來佔領網絡陣地的情況,有點巧合,但也有著一定的內在關聯。實際上,澳門特區雖然實行「一國兩制」,但在維護國家安全及澳門社會穩定方面,卻是與中央政府的港澳工作方針是高度一致的,因而也必須維護網絡安全。而近期澳門網絡輿論的變化,不管是巧合,還是受到習近平主席「網絡安全」論述的影響而為之,都是符合國家利益和澳門特區利益的。


實際上,憶往昔,澳門特區的網絡輿論環境,曾經讓人觸目驚心,有人竟然在國家領導人蒞臨澳門時,張貼「暗殺」的文字,也有人發表「澳門共和國」的言論,司法警察局也破獲過以在互聯網上張貼「放置炸彈」文章來進行勒索的案件。尤其是在二零零九年的第三任行政長官選舉的過程中,互聯網上更是掀起一陣陰風惡浪,充斥著一片謾罵唯一候選人崔世安的言論,甚至是惡意的人身攻擊,拋出了不知道在哪裡炮製的「內幕」,經過五年多事實的檢驗,已被證實是虛假的謠言,整個互聯網世界就是淪陷於這種政治謊言之中,呈現出「一面倒」的輿論態勢。當時其中不少針對崔世安的網絡言論,就都是出自澳門大學的某些教職人員及其學生。直到去年,還發生澳門大學某女生與某網媒事先「夾」好,在畢業禮上舉牌抗議,「恰好」讓離開記者區的網媒記者拍攝到,又在互聯網上掀起一陣狂風,也是呈現「一面倒」的輿論態勢。


但今次的澳門大學學生與媒體衝突事件,在網絡上的反應,卻是發生了重大的逆轉。不但是在社會上的互聯網互動討論區,正面的帖文佔有了優勢,而且就是在某由反對派主控的網媒上,也刊出了與該網媒立場截然相反的來論。即使是有一些與反對派持同樣觀點的主帖文,也有不少反駁其立論的帖文跟隨。應當說,這家網媒願意讓與自己立場相悖的網文上貼,是尊重言論自由的表現。但惟其如此,一直標榜「民主、自由」的某網媒,卻更不能拒絕刊出,否則就將自我撕下「民主、自由」的「皇帝新衣」了。當正面言論充分發酵後,在這家網媒上就呈現了「一面倒」的態勢,然而是「逆反一面倒」,首次出現與這家網媒政治立場相悖的言論,掩沒反映其本身政治立場的帖文的奇景,這是極為罕見的。


而在社會上,網上輿論陣地也發生了重大變化。過去只有反對派才使用,並曾「攪得周天寒徹」的社交工具,現在卻是有越來越多的建制派人士在使用,並建立了多個臉書連群賬戶,甚至辦得有聲有色,其品質超越了反對派曾經引以為傲的某網媒。為此,曾有反對派網民驚呼,網上輿論陣地快要被建制派佔領了。


實際上,過去特區政府和建制派曾經忽略了當今「自媒體」和「新媒體」已經迅速佔領輿論陣地的事實——無論是台灣地區的民進黨和「獨派」團體,還是香港特區的「泛民主派」,抑或是澳門特區的「反對派」,都懂得並掌握了一個新的輿論模式,就是「先講先贏」,迅速佔領輿論高地,造成「先入為主」效益,讓政府百口莫辯。即使是顛倒黑白,混淆是非之言,只要「反對派」能夠搶先「講一句」,特區政府「講一萬句」也無法抵銷其「威力」。現在,終於從被動中走了出來,反而掌握主動了。


之所以會如此,可能首先是基於自己的利益,在過去的網絡環境中嚴重受損的深刻教訓,而痛定思痛,將對手使用的「武器」拿過來「為我所用」。此顯示,這才是真正的公民意識的興起,真正的維護人權,真正的守法依法。實際上,按照澳門的人口比例,建制派本來是應當牢牢掌握互聯網陣地的。不是說,澳門是「半個新城區」嗎?不是說,澳門愛國愛澳力量是主流社會嗎?不是說,在立法會直接選舉中,在政治立場上是屬於泛建制派的傳統愛國社團、鄉族社團和和博企財團,拿下了大部份的議席嗎?為何在社會輿論上尤其是在互聯網世界中,卻體現不了這個比例呢?這除了是此前互聯網民多是對社會有怨氣的青年人之外,恐怕也與建制派在互聯網領域保護自己的公民意識未有興起有關。現在一旦覺醒,就以其在整個人口比例中所佔有的優勢,迅速佔據互聯網陣地,從而使得互聯網的政治生態發生了從量變到質變的重大變化,完全符合建制派力量遠大於反對派的社會現實比例。


之所以會如此,也可能是澳門特區政府和教育領域,認知執行習近平主席關於關於要繼續面向未來,加強青少年教育培養,實現愛國愛澳光榮傳統代代相傳,保證「一國兩制」事業後繼有人的指示密切相關。就以今次事件發生地的澳門大學而言,過去對愛國愛澳教育是有「欠賬」的,反而讓像某副教授那樣的人佔據了學校及學生活動的話語權,並以「加分權」綁架、嵌掣學生的思想。在此之下,作為澳門社會未來主人翁的澳大本地學生,就有傾向於反對派的危險趨向,等於是為反對派培養未來接班人。據說,在甄選新一屆特區政府主要官員的過程中,本來被看好甚至已經傳說可以靠前幾位的某主管司長,最後卻未能如願,除了是受到「十五年全下」決策的影響之外,也因為在主管澳大問題上未能盡職,而致失分不少。


而從現在的情況看,澳門大學的學生們被某些教職人員毒化思想的日子,將一去不復返了。今次學生們迅速佔領互聯網陣地,甚至「深入虎穴」,佔據反對派網媒的版面,就是一個生動的例子。而在社會上,也將會發生這樣的變化。某年一位教師在互聯網上發表一段可能會誘發存戶到銀行擠提,從而將會有引發金融動盪危險的貼文,而遭到司法警察局傳喚,但卻被網民發起了「藍絲帶運動」予以聲援,向司法警察局施加輿論壓力的情況,可能也將一去不復返。相信,倘是在今日再發生此類事件,即使是有人意圖再次發起「藍絲帶運動」,可能也將會遭到陣勢更強大的「綠絲帶運動」(特區區旗顏色)或「紅絲帶運動」(傳統愛國社團和學校的政治色)予以反制,並將之淹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