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讓五一成為勞動者真正節日而努力運作


在「五一」國際勞動節前夕,中央舉行慶祝「五一」國際勞動節暨表彰全國勞動模範和先進工作者大會,七位政治局常委全部出席,習近平主席作了重要講話。這個每五年舉行一次的表彰「勞動模範」大會,今次特別隆重,因為提升了規格,由過去的以國務院名義舉行,提升為由中共中央與國務院共同舉行,體現了國家憲法規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史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的性質定位,也反映了作為國家執政黨的中國共產黨,在其黨章中所揭櫫的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同時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先鋒隊,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領導核心,代表中國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代表中國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第性質定位。


習近平主席在前日表彰大會的重要講話中,提出了幾個重要論述,包括「勞動是人類的本質活動,勞動光榮、創造偉大是對人類文明進步規律的重要詮釋」,「要始終堅持人民主體地位,充分調動工人階級和廣大勞動群眾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特別是要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廣大普通勞動者根本利益」,「要始終高度重視提高勞動者素質,培養宏大的高素質勞動者大軍。提高包括廣大勞動者在內的全民族文明素質,是民族發展的長遠大計」,「在當代中國,工人階級和廣大勞動群眾始終是推動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維護社會安定團結的根本力量」等。習近平主席還將這些論述提煉濃縮為一句話:「以勞動托起中國夢」,極大地鼓舞和振奮全國的廣大勞動者。儘管澳門特區實行「一國兩制」,內地的一些做法不一定完全適用於澳門,但其主要精神,還是可以提供給澳門特區政府和廣大勞動者參考借鑒的。


估計行政長官崔世安在出席工聯總會舉行的「五一」酒會發表講話時,也能吸取習近平主席重要講話的豐富營養,結合澳門特區的實際情況,高度贊賞澳門特區的勞動者,在澳門經濟、社會、政治建設中所發揮的重要作用,並向他們致敬。但遺憾的是,在澳門特區的授勳制度中,卻沒有專門表彰類似「勞動模範」的類別。


「勞動模範」,是指在社會主義建設和國家建設中做出卓越貢獻的基層勞動者。勞動模範有十條評選標準。符合其中一條,並有較高威信者,方能參加勞動模範評選:在推動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優化經濟結構,提高自主創新能力,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促進經濟平穩較快發展方面作出突出貢獻的;在國家重點工程建設或重大科研項目研製中作出突出貢獻的;在發展現代農業、繁榮農村經濟、增加農民收入,推進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方面作出突出貢獻的;在科技、教育、文化、衛生、體育等社會事業中作出突出貢獻的;在改善民生,維護社會穩定,增進民族團結,促進社會和諧中作出突出貢獻的;在保衛國家和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推進社會主義民主法治建設方面作出突出貢獻的;在節能減排,保護環境,安全生產,推動科學發展中作出突出貢獻的;在抗擊重特大自然災害和災後恢復重建,應對國際金融危機衝擊等重大事件中作出突出貢獻的;在推動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方面作出突出貢獻的;在其他方面作出突出貢獻的。


由此可見,產生「勞動模範」的群眾基礎——勞動者,不單止是人們一般定見的工農勞動者,其實腦力勞動者、行政工作者,以至是基層領導幹部,都是勞動者。而澳門特區每年的授勛活動,由於是沿襲於回歸前葡國人的授勳制度,重工商界、文化教育體育專業界和公務員、慈善活動者而輕普通勞動者,因而有所失衡。尤其是在近年,「五一」國際勞動節當日,有一些新興工運團體組織舉辦帶有對抗性質的遊行活動,倘能在每年的授勳儀式中,增列一項針對社會勞動者的「勞績勳章」,頒授給在勞動崗位中勤勤懇懇、積極苦幹,並作出一定貢獻的普通勞動者,就不但能取得平衡,符合我們國家的性質定位,而且也可進一步凸顯「一國兩制」,普通勞動者受到嘉獎與行使集會遊行自由「齊飛一色」,各適其式,並在一定程度上抵銷及平衡那些帶有對抗性質的集會遊行活動對社會的負面影響。


隨著特區政府施政的暢順,澳門失業率維持在百分之一點六七左右的公民充分就業狀況,政府又加大扶助弱勢群體的力度,民怨逐漸消減。雖然仍然會有「五一」遊行,但對抗性質將逐漸減少。倘特區政府能夠繼續秉持「以人為本」的施政理念,說不好未來的「五一」遊行,就有可能會成為真正慶祝「五一」國際勞動節的嘉年華式遊行。


實際上。經過二零零七年、二零零八年「五一」遊行警民嚴重衝突的教訓,廣大市民對暴力遊行已從不贊成發展到反感,因而暴力遊行的市場已經大幅萎縮,這就導致近年的遊行活動開始規範化,較能遵守警方安排的路線,也能主動組織糾察隊以維護遊行秩序,其實更是可以防備被別有用心的人「插花」搗亂,以損害自己遊行訴求的正當性。因而展現出澳門的遊行文化,走向文明規範。而參與遊行者的這項政治權利,更能得到基本法和在澳門特區適用的國際人權公約的保障。


今年的「五一」遊行活動,共有十三個團體組織發動,分別在六個地點起步,其中在祐漢公園最多有七個,另外兩個團體在塔石廣場集合出發,其餘包括在關閘廣場、三角花園、友誼廣場和觀光塔前地。另有一個由澳門居民發起的集會活動,在友誼廣場舉行。警方估計參與者將有約二千餘人。他們的訴求集中在幾大焦點,其中有博彩業從業員團體提出的近期有博企不停向員工發警告信的問題,懷疑此舉和博彩收益下滑有關,因而要求政府落實外僱退場機制。或許,是會有此情況存在,但澳博前日藉著與媒體人員午餐之機,作出了澄清,應可抵銷這部份的指責。倘其他博企也能及早以其事實予以澄清,相信就可削弱相關遊行訴求的正當性。


家庭團聚團體再次組織隊伍進行「五一」遊行,這已「例行之事」。其實,在中央政府和澳門特區政府的努力之下,此問題已獲得合理解決。他們繼續提出一些不符合現行法律規定,也不盡合理的訴求,得不到其他市民的同情。


不過,倘是從另一個角度思考,可能會予人啟發:其一、既然澳門人力資源緊張,外僱人員佔勞動力總數的三成或以上,倘能放寬「內地子女」的認定標準,由於其中的一些人已經成年,批准其來澳定居後即可投入勞動市場,補充人力資源,並沒有加重澳門的教育及養老福利負擔(醫療等負擔還是有的),或可補充勞動力的不足。其二、這些人長期在內地接受教育,思想是愛國愛鄉的,相信來澳後也能愛國愛澳,這就可以壯大建制隊伍,與反對派抗衡,也是愛國愛澳薪火相傳的一支力量。當然,還是以不抵觸基本法為基礎。只要能符合這個大前題,適當放寬屬於澳門特區高度自治範疇內的相關行政規定,也不失是緩解矛盾,增強和諧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