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以蓮峰置換工人球場解決關閘改造問題


在立法會對特區政府運輸工務範疇施政方針進行辯論中,有多名議員向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建議,為解決關閘泊車及交通問題,適宜拆卸工人球場,改建為大型停車場,以紓緩關閘一帶的交通壓力。議員們指出,關閘廣場一帶人多車多,泊車位未能應付需要,要解決人流及車流造成的問題,可以研究充分利用工人球場,紓緩關閘一帶交通壓力。可以研究將地下巴士總站搬到球場上,減少居民對關閘巴士總站環境問題的怨氣,並在球場上提供空間作為電單車停車場,及擴大現時地下停車場出入口等。在公衆利益的前提下,相信受託管理工人球場的工聯總會能夠顧全大局。當然,也不能讓工聯總會「吃虧」,可以考慮以換地方式,將工人球場換到其他地區,如蓮峰球場等。


而來自於工聯總會的立法議員李靜儀則在向政府提出質詢時指出,「教育興澳」是本澳發展的指導方針,當局必須重視學校空間不足影響學生公平學習和發展的問題,尤其應儘快為一些環境擠迫、惡劣的學校覓地興建校舍。教青局曾表示,會在新城規劃、舊區重整的城規工作會議中爭取教育用地,亦與土地工務運輸局達成共識,在都市化整治計劃內考慮於具條件地方推行「學校村」,善用土地資源。究竟對此有否具體的部署或計劃?對於社會上要求將狗場遷出社區,以回應教育和各項社區設施建設的建議,當局有否具體的研究計劃?


這兩個議題,具有高度的交集性。尤其是結合逸園狗會的專營權將於今年十月屆滿,而由於在社會飛速發展,居民和遊客可享受的娛樂活動項目層出不窮之下,賽狗這種歷史悠久的帶彩博弈活動已經式微,入場或以電話投注的賭客越來越少,據說狗會已陷於嚴重虧蝕狀態,對續約繼續經營已是意興闌珊。也恰在此時,澳門特區的「保護動物權益」活動方興未艾,指責這種賽狗活動有違「狗權」,而且經常宰殺喪失參賽能力的格力狗,極為殘忍,不夠「狗道」,因而建議趁著狗會的專營合約屆滿,乾脆「執咗佢」,並將蓮峰球場還場於民,提供給廣大市民使用。居住在蓮峰球場附近的居民,也指責格力狗的吠聲製造噪音,幹擾他們的寧靜生活,因而希望籍著狗會合約的屆滿,將狗場遷往他處。也有一種折中的意見認為,賽狗是澳門的一項特色,取消狗會的專營合約,殊為可惜;或可籍著狗會專營合約的續約,將賽狗場地遷往同是由澳博/澳娛作大股東的澳門馬會去,即氹仔馬場可同時作為賽馬和賽狗的場地。但有識者指出,這兩種動物混雜在一起,可能會造成交叉感染,難以解決防疫問題。


不過,倘狗會最後是確定放棄賽狗的專營權,上述的工人球場搬遷到蓮峰球場,騰出工人球場並聯同特警總部和李秉倫大樓等建築物一道拆卸,重新規劃為關閘前廣場,以改善澳門特區「北大門」的景觀和交通;而蓮峰球場則改建為綜合社區,包括大型地下停車場,還有一直議而難決的「美食夜市」等,與不遠處的「粵澳新通道」連接起來(如以自動行人通道予以連接),就可一舉多得,解決該區缺乏大型社區設施及停車場,以及無地舉辦恆常性的「美食夜市」等問題。而且,也可方便在「粵澳新通道」通關的市民泊車,並可讓遊客在抵澳後或離澳前,購物消費。實際上,現時規劃「粵澳新通道」的區域,本來面積就嚴重不足,再加上需要設立輕軌車站,就更顯狹隘,難以展開及提供泊車、購物等服務,可能連巴士也難以轉身。倘是將這些功能延長到蓮峰球場現址,就可完全解決這些問題。


在具體構思方面,可以參考氹仔中央公園的模式,進行綜合規劃。蓮峰球場比氹仔中央公園的面積更大,相信將能做得更好。倘能完成該規劃,就將能大為改善該區居民的生活質素,填補該區休憩綠化設施貧乏,只有三角公園一個名義上的「公園」,且面積小得可憐,但該區的高齡居民又比較多,缺乏休憩地方的不足。倘能再配以兒童遊樂設施,及配置圖書館等設施,就勢將成為西北區市民,特別是長者及小朋友的好去處。


至於工人球場置換至蓮峰球場,可以統一規劃,將蓮峰球場的部分土地改建為新工人球場。由於該處距離市區更近,工聯總會要舉行各種活動,對其會員更方便,相信工聯總會是會滿意的。


而關閘廣場的改建,更是逼在眉睫。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央政府賦予澳門特區的重大任務,必須向海內外遊客提供舒適休閒的旅遊環境。而在現時每年三千萬人次的訪澳遊客中,有超過一千萬人次的遊客是經關閘口岸出入。但關閘附近的商業環境及居民日常生活的配套設施,跟不上時代的步伐,尤其是矗立在口岸旁邊的外貌並不美觀的工人球場,與澳門旅遊城市的形象極不相適應,有損「特區北大門」的形象。因此,應當將工人球場和特警總部、李秉倫大廈一道遷走,並將之改建為交通樞紐,將輕軌車站、公共停車場、「發財巴」上落站及調頭處等共冶於一爐。這樣做,還可順道解決「發財巴」無處調頭,被迫「使用」關閘出入境車道,與出入境的民用車輛爭道的問題。當然,這三項設施的遷出,必須予以補償。特警總部好辦,搬遷到離島的適當地方即可。而李秉倫大廈,則可選擇在離島的適當地點,或政府在澳門半島已收回的逾期發展公地上新建。至於工人球場,則是歷史產物,是為了補償原位於現「新葡京」的原工人球場所設。在拆卸後,當局還得給工聯總會補償一個綜合型體育設施。而當年特區政府為迎接「東亞運」,興建了不少體育設施,除其中若干建築物交給大專院校管理外,還有一些是平時閑置的,可能從中選擇一個補償給工聯總會。甚至「忍痛割愛」,將塔石體育館交給工聯總會使用、管理。但配合蓮峰球場的改建,將蓮峰球場的部分土地改建為新工人球場,則是相得益彰。


其實,關閘廣場的改造,還可「膽子更大一些」,將關閘區域重新規劃,從關閘口岸以南、涉及長壽大馬路、看臺街、菜園湧邊街及牧場街等,總面積約十七萬平方米面積的綜合人流、車流、道路及周邊環境等的大規模整治計劃。據說,政府早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就已完成「關閘口岸暨周邊環境總體概念性城市設計」的工作,但一直未能付諸實施。現址,趁著包括運輸工務司司長在內的主要官員展現「新人事,新氣象」,是應當予以公佈,徵詢市民和遊客的意見後,落實執行的了。